首页  »  性爱技巧  »  密宗男女双修

密宗男女双修

  在藏传佛教供奉的众多佛像中最令人惊诧的莫过于欢喜佛的形象了,其外表怪诞难晓,有的丑陋
凶恶,有的人身鲁面。有的多个脑袋,有的有多只手,有的腰间挂着人头,有的脚下踩着伏卧在地的少男少女,有
的单身,有的双抱交媾。种类质地分金、银、铜、木、石,还有泥塑彩绘和「唐卡」壁画等。欢喜佛最常见的形象
是男女相抱交媾,许多人看了以后深感困惑,难道一贯宣扬「不淫欲」的佛教在这里被严重亵渎了吗?
  欢喜佛唯密宗所有,只有藏传佛教(喇嘛教)寺庙中才有供奉。
  密教也称坦多罗教,坦多罗tantra(密咒)的词根tan 的原义就是生殖、繁衍。它继承了印度教中性力派(纵
乐派)的思想和实践。与印度教中其他门派相比性力派是种行动体系。它也寻求解脱,但不在来世,而在「此生」,
它不禁绝尘世中的各种享乐,反而去尽力地挖掘种种声色之娱及「山神」经验。性力派特别重视性能量和性信仰仪
式,认为性是最大的创造性能源,通过交媾可以使人类灵魂和肉体中的创造性能源激扬起来,与宇宙灵魂的大能合
流,达到一种最高的精神境界。为此他们直接把交媾本身作为一种宗教仪式,在交媾中使男女通神,这种仪式称为
「轮宝供养」。它是在三更半夜由已婚或未婚的数对男女出席举行「五种享乐」。前四种是鱼、肉、酒、谷物和饮
食,最后一种是交媾。在交媾之前需冥想和其他准备,并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情,然后以多种形式进行交媾,男女在
极乐中溶为一体,体验个人灵魂与宇宙灵魂合一的情景。在欢喜佛图象和明王妃合抱交媾之相,明妃搂抱其头,一
足围绕其腰,正是所谓「大乐」形式。
  藏传佛教中女神的形象众多,与汉地佛教中几乎没有女神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也是受到性力思想的影响。
这种思想认为宇宙中的万物都是由创造女神的性力而产生和繁衍的,印度教中有三大主神,其中掌管生殖与毁灭的
湿婆,以勃起的男根作为其象征。印度古代将男根勃起归于「气」的运行,注重以意念调息,从而出现瑜伽。瑜伽
是印度传统的修炼方法,包括静坐调息、禅定等,与中国的气功类似。
  密教7 世纪出于印度唐代传人中国,在西藏与当地民间信仰相结合成为藏传密宗。藏传密宗佛教(俗称喇嘛教)
作为佛教的一支,其追求的终极目标与其它教派并没有什么不同,但与被称为「显教」的汉地佛教相比,显教以理
论探索为主,而藏传佛教以密教为精髓,以高度组织化的咒术仪礼、俗信为其主要特征,宣传口诵真言咒语(语密)、
手结印契(身密)和心作观想(意密)三密相结合的修行方式。
  欢喜佛供奉在密宗是一种修炼的「调心工具」和培植佛性的「机缘,她以爱欲供奉那些残暴的神魔,使之受到
感化,然后再把他们引到佛的境界中来。」。宗喀巴大师说:「调心要令信所缘」,对着欢喜佛「观形鉴视」,渐
渐习以为常,多见少怪,欲念之心自然消除。佛教教义是「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利用「
空乐双运」产生了悟空性,达到「以欲制欲」之目的。明王那些凶恶的面目不仅是用来吓退外界的妖魔的,更主要
的是可以用来对付自身,对付内孽障的。而与这些看似残暴的明王合为一体的妩媚多姿的明妃,是明王修行时必不
可少的伙伴。她在修行中的作用以佛经上的话来说,叫做「先以欲勾之,后令入佛智」
  印度密教就有这样的传说:崇尚婆罗门教的国王「毗那夜迦」残忍成性,杀戮佛教徒,释迦牟尼派观世音化为
美女和「毗那夜迦」交媾,醉于女色的「毗那夜迦」终为美女所征服而皈依佛教,成为佛坛上众金刚的主尊。与佛
教其它派别所主张的非存在(「无」)不同,密教肯定现实世界是存在的(「有」)。在肯定万物的基础上,密教
认为阴阳两性的结合是宇宙万物产生的原因,也是宗教最后的解脱。「欢喜佛」正是这种理论观念的图解。
  类似手法在汉地佛教中也有,比如民间盛行的鱼蓝观音,观音化身为市肆中美貌的女子,当被搞得神魂颠倒的
男子要和她结婚时,看到的却只是具骷髅,以次警醒尘世的虚幻。只是受儒家伦理的限制,汉地佛教在表现这种题
材时一般是采用比较含蓄的手法。尤其是朱熹「存天理,灭人欲」更是让汉人谈性色变,视为洪水猛兽,过犹不及,
对性的态度,恰恰违背孔子的理论。
  印度教是继承了印度土着居民达罗毗荼人的生殖崇拜文化和雅利安人的自然崇拜传统发展而来的一种宗教。它
的哲学的核心是宇宙的生命崇拜。常常通过多种多样人格化的生命形态,包括多面多臂,半人半兽,半男半女的怪
诞造型来表现宇宙生命的勃勃生机。各种形象的身姿和手势都赋有有特定的象征意义,从生殖崇拜升华而来的超验
哲学本体意义上的宇宙生命崇拜,成为印度艺术尤其是印度教艺术象征主义的中心,人体作为宇宙的缩影,充满了
生命气息的容器成为表现宇宙生命的直接载体。
  佛教和印度教之间本来是有着很大的差异的。佛教否认有创造宇宙万有和主宰一切的神,而印度教则主张万物
都是由无所不能的梵神创造的。佛教主张「中道」,反对偏激;而印度教的不同教派不是极端自我折磨,就是放纵
酒色。在社会生活中,佛教主张众生平等,印度教则实行严格的种姓制度。在艺术表现上,佛教追求平和宁静的理
想,而印度教却力图用强烈的动感变化来表现宇宙神明的威仪。但是在笈多王朝(320 年年)以后,佛教在印度本
土日益衰微,在南印度,由于印度教非常得势,佛教势力甚至被排除于这些地区之外。而在古印度另端的孟加拉地
区,在帕拉王朝(750-1150年)的庇护统治下,佛教又保存了一段较长的时期,成为印度次大陆行将消失的佛教的
最后堡垒。
  不过这时的佛教为了延续自己的发展,已经不得不吸收了大量印度教的内容,衍变为密宗。佛教艺术也深受印
度教影响,引进了许多印度教的护法神,出现了多头多臂的菩萨像、愤怒姿态的神像,以及其他强调神秘性和官能
性的神像。特别典型的是出现了许多男女双修的形象。究其本原,这些男女双修也是印度教性力派影响下的产物。
  在佛教密宗中,彼岸的超验智慧——「般若」代表女性的创造活力另一种修炼方式,「方便」——代表男性的
创造活力,分别以女阴的变形莲花和男根的变形金刚杵为象征,通过想象的阴阳交媾和真实的男女合体的瑜珈方式,
亲证——「般若」与「方便」融为一体的极乐涅盘境界。这就是「欢喜佛」的宗教寓意


色色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