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另类小说  »  [你回与不回,我都在的] [作者:不详]

[你回与不回,我都在的] [作者:不详]

  几年来,几乎形影不离或如影随形的两个人,因了工作上的一点小小的变化,竟要不时地为“回与不回”费点神思呢。也不得不感慨:生活恒久远,变化亦无穷,只是什么时候变,怎样变的问题。变与不变,最终我们都要慢慢来过的,因为谁也不能隔在日子的另一端,怎么样,还不都是一个过,全称该是过日子吧。

  周一晚,他回与不回,是有点扑朔迷离的。当时在开会,会后有什么事宜还不明了,他说会给我电话的。可是这个电话,他是迟迟未打来的。我一个人倒也很安然地在家里,享受我的清静,我的闲适,不过,心里或多或少还是有些寥落的,因为周末时光里两个人折腾着,一下子变成一个人的孤单,这是有些反差的。好在年龄赋予了咱应有的定力和耐力,给安静一个姿势,慢慢消受,也是一种味道,我称之为寂寞也从容。

  属于自己的细碎都安妥后,我以极其舒展的姿势在沙发上看电视呢,茶几上的手机响了,不用猜,也知道是他,大概是要告诉我今晚不能回来了。因为眼前的时间显示,已经是八点多了。可是,我的推断还是有出入的,他很简洁的口吻告诉我,他已经进入城区,一会就到家了。哦,原来如此。

  开门的声音响起,知道是他进门了,我隔着门口的屏风探着头,问正在换鞋的他:“哥儿,怎么回来了呢,都这么晚了?”当时已经是八点半都多了。他换了鞋子走将过来,表情平静地给我一句:“唉,能回来我肯定是要回来的,要不弄得你像个被遗弃的孩子。”呵呵,这比拟还真是第一次听他说起,难免让我有那么丁点的一愣呢,我有那么凄凄惨惨戚戚吗?不过,就这么一个随意的来不及推究是否恰当的比方,还真着实让我的心里一阵温暖和感激呢。因为,我感受到来自他被生活牵累和磨蚀的心底的那份依旧还在的怜惜和在意,这也是我不能不在意不能不珍视的,一份暖。

  躺在床上,他是有些倦累的,但还没有忘记揶揄我一句:“这回,好好睡吧,抓在手边,心里该是踏实的。”呵呵,还真是很抬举自己的魔力呢,你在与不在我的身边,我的夜晚都是安宁而祥和的,我自然也会安然地睡着的。

  周二晚,下班时,一个人开车回家,路上,电话响起,猜测不是大他,就是小他,但我还没有开车接听电话的能力,就只好回家再回复了。进门,看显示,是大他的。电话告诉我,不回家吃饭是一定的,因为有两个应酬排着,但回不回家住,现在还不一定,要看情况的。还是那句话“到时候再给你电话”。而且还问了我一句:“刚才是不是在开车?”我回他:“是的。”他很肯定地表扬我:“就是,开车时,千万别接电话,什么电话都等下车再说。”我知道他是不放心我的技术,他自己可不是这么践行的,还不是一边开车一遍接或打电话的。

  知道了他的基本情况,我也要安排一下我接下来的事宜了。告诉他我要出去转转,他倒也支持,竟然还鼓动我:“喜欢什么就买点什么,然后在外面吃点可口的东西再回来。”这安排,倒还有点奢侈,也有点宠爱自己呢。只是我可没有那么奢侈的心情,一个人,我从来没有在外面吃东西的习惯的,要吃,也得是大他小他都在,我才有心情的。我出去,只是为了放松一下,转转,多少也带有打发一个人时光的意味。想想,也有点荒凉的。

  我是坐小区的车出去的,闹市里,我还没有成熟的驾车把握。我先去药店,给儿子买了点藿香正气水的药,天陡然热了,小子患了肠胃感冒,精神头不济,还有点发热,心里惦记着。出来,又进超市转转,买了少许的日用品,转到商场,只是走马观花地看看,衣服,鞋子,包包,没有什么买的冲动和欲望,因为,真的感觉什么都不缺。我也是提醒过自己,要谨慎出手,免得自己有种“物凌乱”,“衣裳奴”的感觉。要活得殷实而有节度。

  回到家里,已经是八点多了。简单吃点东西,喝了点汤,静静地,鼓捣一些自己的细碎。这是夜晚,很女人的心思。想起那天妹妹电话里告诉我的,用白醋洗脸的美容方法,决定要试一试。于是,带着那瓶白醋进了卧室的洗浴间,冲凉后,掌心滴了几滴醋,然后加几滴水,慢慢在脸上涂抹着,瞬间,整个空间里弥漫着酸酸的醋味。心里有些想笑:“这弥漫的醋意,倒很贴近女人的本色呢,人家说女人就是醋坛子,咱现在是自己闲着没事就把醋坛子掀翻,来他个逍遥快意的小欣喜。”谁知道那是不是有效呢,这不重要的,只要还想着鼓捣,就是一种心情,也是一种状态,就可以活得有那么一点味道。

  上床,拉好蚊帐,调低了台灯橘黄的光,有种把自己包裹在安谧的夜色中的味道。他的电话来了,问我回家了吗,我回他的话,我又不是离家出走,怎么可以还不回来。因为小区的班车最后一班是八点十五的,那时已经九点半多了。他还告诉我,他的应酬结束了,他只是沾一点酒,他又喝了很多的水,他可以走高速回家的。我听了,可是有些怕,怎么着这也叫酒后驾车啊,还是安妥为好,赶紧告诉他去单位安排给他的地儿睡下吧,可别玩什么冒险了。我的劝阻他是要听的,因为他自己也一直坚持开车不沾酒,沾酒不开车的戒律的。

  想起当初他刚刚去那里上班,为难时也偶尔要在那留宿的,我是那么百般地排斥这个做法,后来他都是沾酒就由别人送回来,然后人家再打车回去,而他的工作又脱离不了一些应酬,也就不能绝对禁酒。我曾很乖张地扬言:“欠我的夜晚,要昂贵地补偿!”我还和儿子一起商量过那筹码呢。他也曾嬉笑着偿付过,并揶揄说:“我给你双倍价格,把下一个夜晚也买出来。”慢慢地,理解了他的辛苦,也适应了生活的小改变,我自己也学着独立了,就给他一点自由和宽恕了。这或许也是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吧。我知道,他回与不回,心都是在这个家的,这就足够了。

  于是,这个夜晚,安静依旧,窗外,悠扬蛙鼓,远远近近,亦真亦幻,渲染着夜的安谧与清幽。

  你回与不回,我都在的。因为这个地方,叫做家。我身心乃至灵魂唯一交付的地方。除了这里,我心无处皈依。

  今日,早读。一片欢愉鸟鸣里,自然醒来。收拾好自己,着玫红色针织小外套,内搭黑色长款收身小衫,窄脚牛仔裤,鞋子自然是高跟的。有点点清爽和自得的味道。早读结束,拿了藿香正气水去儿子那边,叫了小子出来,看样子是好些了,问他,也说没什么事了,把药给他,嘱他再吃一次,调理一下。离开时,那小子竟在走廊上跟了出来,说要送送我,没人处竟还把手臂搭在我肩上,下楼,门口,他站定,告诉我这周就不用带饭了,他去食堂吃几天,胃口好了再带。跟小子别过,心里带着一份释然,算是神清气爽地走在幽静的校园里,开始我惯常的细碎和琐屑。这路段不近的,或许我应该开车过来,儿子和熟人都这样问过我,但我还是愿意这样走走,看看,怡然也妥帖。天气暖热着,也有一点点燥的味道,手边,一盏菊花清茶,温润着,也澄净着。

  惟愿安然静好。


色色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