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另类小说  »  [深爱着你,你能不杀我吗?][作者:一枪血][转]

[深爱着你,你能不杀我吗?][作者:一枪血][转]

  我心很痛,眼里流着酸楚的泪,我默默的仰望着你,就想告诉你:我深爱着你、跟随着你,只要你手里那把夺命的尖刀,不向我的喉、不进我的心,我就会终身陪伴着你,只要你情愿,我会寸步不离,如影相随。

  请你看看我,我的长相真的有那么丑吗?我不是想说服你,假如我们老了,都裸着身体,在旁观者的眼里:你,很骨感;而我,太肉感啦。

  你穿好一身笔挺的西装,若不想独行,只要你想起我、召唤我,我就会哼着小曲来到你的身旁。

  如果,你觉得我的衣着、服饰有损你的形象,我会心悸、惭愧的低下头、红着脸,而且,心里的委屈对自己诉说,还想对你讲:我真的囊中很羞涩,我再央求我的父母,他们也不会再给我买一件、我喜欢的衣裳。

  如果,你真想我的陪伴,而且,你情愿解囊,为我添置一件、让我喜爱的衣裙,我就会欣喜若狂,请你为我稍停片刻,一会,我就会换好你给我买的、这套崭新的衣裳,如此华美的美丽,顷刻,灰姑娘的笑脸,就会出现在我的脸上。

  你牵着我的手,慢慢地走,你看,哪个路人不驻足;哪位来者不注目;哪位往者不回眸,只因,你,魁梧健美;而我,别样的娇美。

  看着你很郁闷的面容,一人在独酌的样子,我就因为你而伤心,心神不定来到你的身旁,我天生就不沾酒,注定今生无法与你推杯换盏,我真的很无奈,于是,我只能是,小心翼翼地、轻声靠近你、心痛地对你说:少喝一杯吧,好吗?酒大伤身。

  可是,这时的你,根本听不进劝告,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看似我的不小心,一会碰倒你的酒瓶;一会弄响你的酒杯;一会翻了你的下酒菜……

  你,终于耐不住了,一腔的烦闷,向我倾泻出来,那样子,想要立马吃了我,向我吼:你烦不烦人?烦人,你傻,你真傻,笨、太笨蛋……哈哈,好,今天不喝了,听你为我歌唱。

  于是,我就这样,为你深情清唱:猪呀、羊呀,送到哪里去……不多时,你的快乐就会铺满我的心房。

  你的宠物狗,极会博得你的喜爱,看到你们**的玩耍,我远远地望着,自生莫名的失落、孤单,只好将爱你的双眼移开,闲看菊花一朵,独自开放,感觉,秋天来了,风又起……

  有时,我独自的坐着,傻傻地看着我的鞋跟,心想:我的鞋深爱着我的重量,为何,我在你的心中却没有重量?不是我独处孤单、**,是你让我想起你,我才会生出许多的惆怅……

  我真的不会上网,否则,我会敲打键盘到天亮,向你倾述对你的情愫、爱恋、衷肠;告诉你,我为何如此的沉默、孤寂、忧伤;回答你,我爱你的一切,即使我今生无法成为你的新娘、知己,也无妨。

  你若给我无尽的损害,也许,我眼里会流着泪,我还会笑着脸临时离去,不声不响,独自疗伤。

  只要我还活着,你还需要,我就情愿的回来,向你、再向你,一路的小跑,还为你激情的歌唱,先唱你创作的歌曲《我不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再演唱你喜爱地邓丽君的歌曲,《我只在乎你》……

  其实,我知道,你也非常地喜爱我,我爱睡觉,你说:睡吧,我爱睡美人;我爱美食,你说:吃吧,今生我管你饱:我不爱洗澡,你说:由你。

  奇怪?你一再的问我:我怎么会感觉,你的**生香……我只是憨笑,不作声张。

  落雪了,好大的雪,你说:这叫瑞雪兆丰年,再过一天,这场雪停了,就是我的洞房花烛夜。

  你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我彻底的无望了,我知道,我已经没了回头路,我不是林黛玉,所以,我不会为你成诗文,可是,我与林黛玉是有别吗?林黛玉因爱贾宝玉而痴情深重,相思病死;而我是因爱恋你痴情不醒,今天还鲜活着,但是,我心里清楚:有一点我们是相同的,就是:情深都得命丧。

  我如此这般,深爱着你,你能不杀我吗?

  也许,你犹豫、彷徨,还是有了最终的选择——为了你的爱,我必须为你献身、成为你的祭品。

  我还有最后的一个祈求:让这场雪下的再大一些吧,他停下,请不要捆绑我,情愿为你而死,我就不怕你手里的尖刀!

  此时,我的秀发有些纷乱,但是,我的心清静不生杂念,在静听你磨刀霍霍向我的声音……

  就是这样,今生我认了,毕竟,我是你家一头猪,只好任你宰割,即使是这样的一个结局,我也不以为你是一位屠夫!


色色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