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让我终身愧疚的夏天]

[让我终身愧疚的夏天]

  这是我真实的经历!现实中,我根本不可能说出来,也不敢……

  先大体介绍一下我的情况。我来自华东沿海某省农村(我不希望自己不光彩
的事影响到家乡的形象,请见谅),家里有兄弟两个,我父母是做小生意的,每
天早出晚归,凭着自己的勤劳,家境在当地还算不错。可能是怕我们跟人学坏,
从小父母对我们兄弟管地都很严,从不许我们整天在外面混,即使是到同学家里,
当天也一定得回家。

  哥哥比我大六岁,从小他就很照顾我,除了偶尔会到我这里骗点零用钱外
(那是我们都很小的时候),其他方便他从不亏待过我,我们兄弟关系很好。我
高三,哥哥就结婚并单独过日子了(农村叫分家)。后来,我考上了省城的知名
大学,全家人都很高兴,尤其是我哥,开学那天,他亲自送我到学校,帮我处理
好所有的事情,才很不放心地回去,回去前还给了我200块钱。

  那时由于生活条件有限,父母也怕我在外面钱多了他们又管不了会学坏,所
以生活费给地都不是很多,但在同学当中一般水平还是能保证的。我每次回去,
我哥总是要偷偷地给我200块(大学四年,每次200,不多也不少,也不论
我一学期回去几次,每次都给)。由于贪图200块(我们来回车票从汽车50
块,坐火车半价来回只要16块但要转车,麻烦),所以每学期我至少要回去一
次以上,哈哈,我爹妈还以为我懂事想家了,其实……唉……

  每次寒暑假,父母忙于自己的生意,没精力照顾我,于是我天天住在我哥家
里。那时由于我侄子才出生,我大嫂整天在家带小孩。由于我是大学生,而且当
时考大学真的不多,我是我们村里第四个大学生(我表哥是第一个),也许是出
于敬仰(她才小学毕业),也许她觉得我人好长地也还不错(她经常在别人面前
说我的好),嫂子对我很好。

  说实话,我觉得大学生活并不象很多人说的那么精彩,虽然不凡亮点,多数
时候生活还是很乏味(也许是没有谈朋友的缘故),很无聊。大三那年,我们寝
室有个同学,他姐姐也在该省城工作,他从他姐那里拿了一台电视和录像机,还
有一些黄色录像带。经常在我们去上课的时候自己逃课偷偷地看(也许他怕知道
的人多,传出去,学校要处理,所以他从不让我们看)。

  后来,被我们寝室另一个同学知道了,我们几个就乘他不在,撬了他的抽屉,
偷偷地看(后来被他发现,狠狠地骂了我们一回,不过因为平时关系好,他拿我
们也没办法,哈)。在这之前,我真没看过任何黄色书刊,更不要说录像了。凡
是看过黄带的都知道,第一次看完录像后的感觉。那种冲动和渴望……。在当天
晚上,我做了二十多年来的第一个春梦(也许有人不信,没办法,这是真的),
对象竟然是的嫂子!

  说实话,我嫂子其实确实长地不错,而且对我也很好,但也许是由于兄弟情
深,之前,我对我嫂子从没有想,不会也不能想。即使在看过录像之后,在清醒
之时,我已经象猎狗般在自己身边寻找过合适对象,无数个有可能性的人在我脑
海中闪过,但就没去想到她。但就在那一夜,在梦中,她竟然成了我发泄的对象。

  目标一当确定,白天黑夜她便经常浮现在我的面前。虽然,我时刻提醒自己,
但毫无效果。快到暑假,因为嫂子已经无数次成为了我的女人,虽然只是要梦中
在脑海里,但我还是象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不敢回去,更不敢面对我哥和嫂子还
有所有的亲人。三年来的第一次,我选择了回避,先是到同学家里住了五天,然
后借口社会实践,又在外游荡了近一周时间。最后,弹尽粮绝,不得不回去……

  到了家,我整天躲在自己的家里,每天自己自己烧饭、洗衣服(以前在家我
从不做这些,都是我嫂子做的事,即使是内衣内裤,从这也可看出她对我就象对
亲弟弟一样)。

  那个暑假,我哥刚好承包了一个项目,经常不在家,一周最多回来一两次,
晚上回来第二天就走。他从我嫂子那里知道了我的情况,有天晚上就来家里(我
们两家都是独立的小洋房,他的房子在我们前面大概20多米),问我发生了什
么事情,我哪敢说实话,低头说:「没事情」。

  他说:「没事情,为什么一个人在家里,嫂子一个人在家又要带小孩,又要
干家务,也不去帮忙一下」。

  因为我侄子很可爱,以前我放假回家,都是我帮忙带侄子的。我无话可说,
那时我还没学会说谎,一时语无伦次,只好答应第二天去他家带侄子。其实,就
在我回来的第二天,嫂子就来叫过我好几次,我嘴上答应,人却一直没过去。第
三天,她又把我侄子带来,让我带。后来我嫂子告诉我,他们以为我失恋了,怕
我一个人在家想不开,做什么傻事,他故意以嫂子事多忙不过来的理由来责怪我,
让我到他家。可怜的哥哥,他怎么知道他最亲爱的弟弟,已经在在脑子里无数次
意淫了他的妻子,这也是我事后更让我无颜面对他的原因……。

  既然答应了,我也没有理由不去。第二天,我迟迟不起床,直到我嫂子来叫
我,我才低着头跟在她后面去了她家……。那天,我记得很清楚,我嫂子穿了黑
色得体的连衣裙子,看起来气质很好,丰满的臀部,在我前面一扭一扭,立刻激
活了我刻意压制的神经细胞。这是每天陪伴我入睡的身体,有样东西不自觉地雄
起。我赶紧快步超过她,走在她前面,生怕她一回首,发现我那支起的帐篷……

  到了她家里,我看到我那侄子,正在玩火车,我赶紧蹲下,一把抱起他,连
连亲了五六口。其实我这么做有两个理由,一、这可爱的小家伙我真的很喜欢,
二呢,我不想让他看到我那丑态,嫂子看我跟侄子玩,就放心地走开了。

  就这样,我在我哥家里呆了三天,虽然一天当中经常要遇到嫂子,但我尽量
地在回避,更不敢正视她的眼睛。后来我嫂子跟我说,她其实也在暗暗地观察我,
她想从我的表情当中找到问题的答案。如果不是连续发生两件事情,也许这个暑
假也就平安的过去了。就在我到我哥家的第三天傍晚,嫂子烧好晚饭后便自己去
洗澡。当时农村电视机还不多。

  我们村里就也就只有几台电视机,我哥因为结婚买了一吧。一般农民晚饭后
除了到有电视的人家去看电视,唯一的娱乐活动就真的只有在老婆的肚皮上做腹
卧撑了,为了省电,所以一般家庭早早就吃完饭睡觉了。那时天还很亮,本来很
好的天气突然下起了雨。我侄子正在看他最爱看的一休哥。我抬头看到院子里的
衣服没收进来,赶紧跑了出去,还没等我跑到院子里。

  我就看到嫂子裹着一条连衣裙从院子另外一边的楼梯底下跟了出来(楼梯底
下是她家的浴室),她一只手抓着裙子(在当时农村还没有那种大的浴巾),一
只手尽可能性地去抓更多的晒着的衣服,也许是怕衣服被雨淋湿,由于一把抓地
太多有几件晒着的衣服掉下来,马上就要掉地上。她本能地用另一只手去抓掉下
来的衣服,本来就勉强摭住自己身体关键部位的连衣裙从她胸口滑了下来……

  当她看到我从房门冲出,正好面对她时,她又赶紧用双手去抓那件摭羞布,
结果晒着的衣服、连衣裙同时落在了地上……。这是我自懂事以来,第一次如果
近距离,如此清晰地看到成女士性的身体。而且这是让我无数个夜晚辗转反侧,
陪我一次次到达快乐顶峰的,却又从未真正领略过的玉体……

  当她意识到自己毫无保留地站在我面前时,仓促地不知该如何保护自己的关
键部位,时间在此停留,也许是两三秒,也许是半分钟,等我们都反应过来时,
她红着脸跑进了浴室,我则慌乱地抓着掉在地上的衣服,当我伸手去抓最后那件
连衣裙时,我犹豫了……

  后来,嫂子说当她看到我去抓她那件给她带来耻辱的连衣裙时,她既害羞,
又感觉无比的兴奋。那天晚上注定是个无眠之夜,嫂子那雪白的胴体,高耸的玉
峰,隐约的幽谷,一次次浮现在我的脑海,一次次伴我到达快乐顶峰……

  潘多拉的盒子打开以后,再也无法关闭,就在那个晚上,欲望战胜了亲情,
我做了一个让自己终身后悔的决定,我,一定要在她的身上找到做人的乐趣(当
时我在心里刻意地回避嫂子这两个字,取而袋子的是她的名字)。

  第二天,当我再去她家时,我不再回避她,她反而不好意思见我。相信我那
火辣辣的目光一定更让她难以适从。

  也许是老天爷注定要让我变成一位沉伦的罪人。中午,侄子睡午睡,已经很
少尿床的他,竟然尿床了。嫂子本不想叫我帮忙的,由于她睡的床是棕绳子拉的
床,嫂子怕尿流到棕绳,绳子会发霉断(其实据我所知,这是不太可能的,棕绳
的防腐蚀性很强的),抱着孩子气,叫我给她把席子拿掉换一张席子。当我把干
净的席子放上去后,为不吵醒侄子,嫂子爬上床,跪着把侄子轻轻地放下来。

  当时我站在离床沿大概一两米的位置,看着床上的嫂子的背景,想到昨天的
情景,男人的根子一下子支了起来,当她放下儿子转过身来,正低头找鞋子准备
下床时,她那已经哺育了一个孩子的胸脯在一个黑色精致的胸罩后里,从她领口
里一览无余。嫂子无意中突然看到我那高高的帐篷,惊奇地抬头看了我一眼。当
她发现眼前的已不再是平时谦谦君子的弟弟,而是被欲望充斥的魔兽时,剩下的
只有恐惧……

  并不是所有的故事情节都那么顺利,当嫂子看着自己身上那只毫无经验的小
豹,横冲直撞,根本无法猎取到口的食物时,也许是被挑起了欲望,也许是知道
难逃一劫,也许是女人被激发的母爱,终于伸出她那柔弱的手,将我从男孩带入
了男人。被包围的不是恐惧,而是幸福,一种无法表达的快感瞬间充斥整个身体
……,这是手永远无法比拟的。

  还来不及享受刚到嘴的美食,一个从未达到过的顶峰迎面扑来,就象神六在
喷射出眩目的火焰腾空而起,因瞬间爆发的巨大的推力迅速帮我冲出包围,零星
的子弹沿着耷拉的枪头,掉在了席子上面……

  从男孩到男人还不到十秒钟。不甘心?不服气?一种前所未有的空虚,坐在
院子的角落里,脑子一片空白……

  嫂子默默地清理着我的罪恶,从我目光的余角进进出出了几遍,我不敢看她
……

  我并不怕家人的责罚,自嫂子伸手那一瞬间,我就知道自己已经安全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哥哥回到大脑当中,愧疚逐渐填满空白……

  卑鄙、无耻、下流……,所有曾经学过的形容词不停地大脑中跃过……

  晚饭的情景已经模糊,晚上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兄弟俩从小到大的
情景一一浮现在眼前,哥哥点点滴滴的好,让我备感羞愧。天快亮时,在自责、
愧疚、懊悔中我沉睡去。迷糊中,感觉有个在敲门,还有个稚嫩的声音在大门外
叫「叔叔,叔叔」,我睁眼看,原来已经快到中午。打开门,门口站着仅两岁多
的侄子,我朝四周看了一下,并没有发现嫂子的身影。应该是嫂子还在生气,不
想见到我,所以才叫侄子来叫我。

  实在是无颜面对平时关心我的嫂子,我抱起侄子,回到自己的房间,陪他在
房间里玩。侄子玩腻了,吵着要回家,我才不得不抱他回去。

  远远看见嫂子正在做中饭,我象是做错事的小孩子,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我
实在无颜见她。嫂子见到了我,反而象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说:「来了,中饭了,
就直接吃中饭吧」。我「嗯」了一声就赶紧抱着侄子从她身边溜走了。

  中饭很沉闷,由于没吃早饭,我早饿了,三下五去二就吃了两大碗,由于心
情紧张,噎了,嫂子在喂侄子吃饭,看我吃地急,又说了声:「又没人跟你抢,
这么急做什么。」吃完饭,也不敢留在她家看电视(以前中午我都睡她家客厅地
上,下午看电视,陪侄子玩),我赶紧回到自己家里。下午,睡了一觉,醒来看
了会书,其实说实在,应该说是拿着书,心却完全不在书上,昨天傍晚的一幕又
浮现在我的眼前,让自己惭愧的是,有个地方又不争气地膨胀了起来……

  晚饭又是侄子来叫我,程序跟中午没什么差异,等我到她家,嫂子已经做好
饭去洗澡。当我吃到一半,嫂子洗完澡出来,看到侄子还在看他的一休哥,就装
饭喂他。嫂子刚洗完澡,头发没干,就坐在电扇前面,洗发水的余香瞬间吹到我
的鼻子,看着阿娜多姿的嫂子,欲望再一次从我罪恶的心底升起。嫂子看我吃完
就把侄子的碗递给我,叫我喂他,自己去吃饭。

  喂完侄子,我赶紧逃回自己家里。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嫂子抱着侄子来到
我的房间。嫂子:「**(侄子的名字)洗完澡一定要到你这里来」。我抱过侄子,
把他放在床上,很不自在地陪着他玩,嫂子坐在床的另一边(由于我的房间比较
小,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还有一条椅子,桌子就在床沿边上,我平时看书都是
坐床沿上的,椅子上放着我干净的衣服),看着我们玩,挑逗着侄子,偶尔问我
几句学校里的情况。不知道是不是过于敏感,嫂子的气息布满了整个房间,前一
天晚上的反醒依然铭记在心,欲望却慢慢地吞噬着愧疚的心……

  大概玩了个把小时,嫂子觉得侄子要睡觉了,就抱着他走了。

  隐约中感觉有个开锁走进我家院子,睁开外面天已经基本亮了,爸妈应该早
已出去,谁在我家?难道是小偷?

  轻轻地敲门声和温柔的声音基本同时响起:「**(我的名字),我要去赶集,
**(侄子的名字)还在睡觉,我怕他醒来没人陪他会哭,你去陪他一下,我早点
去凉快点,中饭我会回来烧的」。我应了一声:「哦」。脑子还没完全清醒,迷
糊间我在床上又躺了会儿。也许嫂子并没走,听我没响动,又催促我:「你快点,
我门没关,拖拉机在等我」(我们村离镇大概有五六里路,很多农民都是搭村里
的拖拉机去赶集的)。

  说完,嫂子就急忙跑了。我听她走了之后,也赶紧起床,毕竟可爱的侄子如
果醒来看没人陪他会害怕地哭的,他也有一个我们家的传统脾气,一个字「倔」,
到时想劝他就难了。当我急匆匆地从家里跑出来时,正好看到嫂子她坐在拖拉机
后面的车斗里,一身黑色的连衣裙,在一群农村妇女和农民中特别显眼,一个形
容词马上从脑海里出现——鹤立鸡群。嫂子看到我出来,朝我喊了一声:「我走
了」,我应了一下,不过估计也只有我自己能听地到。

  我从嫂子家后门进去,随手关了门(我还没睡醒,关了门可以放心地睡会)。
穿过厨房、餐厅,到走廊(我家和哥哥家一样都是一排三间三层砖房子,但不是
别墅,三间是独立的,最东边一间北边是厨房南边是餐厅,中间这间与餐厅相连
是客厅,最西边是他们的卧室。本来他们卧室在二楼,因为侄子小,但他上下楼
梯不安全,他们才搬到一楼的),没等我走到他们的卧室,就看见浴室门口放着
一个红脸盆,里面放着昨天嫂子换下的衣服(他们家的楼梯就在他们卧室的前面,
可能是急着去赶集,本来都是一早洗的衣服,都没来得及洗)。

  房门果然没关,走进卧室,年轻少妇的气息扑鼻而来。侄子侧躺在最里面的
床角,幸福的睡着。我的罪恶已经被嫂子清洗地干干净净。我在他的外侧躺了下
来。枕头上嫂子的气息更为浓重,淡淡的气息马上激发了年轻的热情,我突然想
起浴室门口的红脸盆。脸盆里放着嫂子昨天换下的外衣、胸罩和内裤。

  我拿走嫂子的内裤,内裤中间一条淡黄色的印迹非常明显。放在鼻前轻轻地
闻了一下,一股骚味扑鼻而来,但还是能让人承受。我又捡起嫂子的胸罩,嫂子
的胸罩很薄(没有海绵),我闻了闻。可能是因为夏天出汗的缘故,嫂子的体香
在那里非常的明显,气味很淡雅。我坐在床上,闻着嫂子的胸罩(我不喜欢内裤,
虽然不难闻,但我总感觉不干净),幻想着嫂子柔软的身躯,重复着半年多来的
动作……。

  不知是因为前两天浪费过度,还是因为它经历过精彩对手已经不屑一顾,弄
了半天,竟然无法完成任务,这对我绝对是第一次。果然中午之前,嫂子带着她
的战利品回来了。看着桌上香气袭人的鲜姜炒肉(在当时农村,不是过节、没有
客人,自己是不太可能去买肉的),我再次深深地感觉到嫂子对我的好,我再次
陷入深深的自责当中……

  因为感觉嫂子并没有因前天的事生气,我提着的心终于彻底放了下来。饭后,
我没有再回自己家里,而是跟往常一样,继续在嫂子家里看电视。

  嫂子在等侄子睡觉后,又来到客厅,我发现她那套让我着迷的黑色的连衣裙
已经换成了睡衣。嫂子在我身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离我大概不到一米的距离。
她有意无意地跟我搭上几句,我躺在躺椅上,眼睛虽然看着电视,心去早已飞到
了嫂子身边。嫂子若有若无的气息刺激着我的兴奋神经,潘多拉盒子里的魔鬼两
次出现,在这里,欲望两次战胜理智,一个罪恶的念头浮出……

  可能是紧张的缘故,我觉得特别口渴,就站起来喝了杯水。放茶水的地方离
我和嫂子坐的地方大概就三四米,但我感觉这三四米很远很远……,行动?放弃?
行动?放弃?……最终,我还是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也许,嫂子感觉到我的不
自在,也开始紧张了起来。当我鼓足勇气离开自己的椅子向她走去,她眼睛盯着
电视,不敢看我一眼……

  终于坐到了嫂子的身边,我伸出左手,从嫂子身后侧抱住她,当我的手掌伸
到她胸脯的时候,我感觉到她已经摘掉了胸罩,让我感觉她并没有因上次行为而
提防我,这给了我很大的勇气。嫂子紧张地浑身肢体僵硬,眼睛死死地盯着电视。
我把头贴着她的脸,她喃喃地说道:「这样不好,这样不好」。当时的我跟所有
动物一样,哀求着对方的施舍。突然我听到嫂子从嘴里蹦出几个字:「后面的门
没关……」

  我如同接到圣纸,兴奋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边跑边说:「我去关」。因为
这五个字意味着保持清醒的情况下(如果不清醒,不可能会想到门没关),同意
了我的要求,但我检查了所有的门窗回来,发现嫂子还是保留原来的姿态一动没
动。或许紧张已经让她忘记了一切。

  我重新从后面抱过嫂子,双手肆意地在她胸前游走。并排坐着实在不舒服,
我站起来,并要嫂子也站起来,嫂子听话地站了起来,我绕到她,从身后伸手到
衣服里面,我感觉到嫂子的葡萄已经发硬。我开始从后面解嫂子的衣扣,不知是
太兴奋还是太紧张,再加上女性的衣扣跟男人的方向是相反的,也不习惯,我半
天解不开扣子。

  嫂子看我在拉扯就说:「我自己来」。扣子解开了,我轻轻地脱掉她的衣服,
并迅速脱掉她的睡裤和内裤(其实当时最怕她临时后悔,所以觉得先脱了安全)。
嫂子双手抱胸光着身子傻傻地站着,眼睛还是一直盯着电视机。我从上到下抚摸
着,我轻轻地说了声:「嫂子,躺下来吧」,嫂子这才乖乖地躺在地上的席子上
(这席子通常是我和我哥中午睡觉用的,我不在时嫂子偶尔也会睡这里)。

  我迅速脱掉自己的衣服,这次我并没有急着进攻,而是学着录像里的动作趴
在嫂子的身上,亲吻着她美丽的胸脯(说实话,当时我就看过一部录像,其实什
么都不懂)。也许我的瞎搞起了些作用,我明显感觉嫂子不安地扭动起来。这是
我已经急不可耐,这次有了一点经验,进去顺利了很多。我一边运动,情不自禁
地去亲吻嫂子的双唇,嫂子拼命左右摇头,不让我亲吻她的唇。

  我用双手左右固定住她的头,然后温柔地亲吻着她的唇。开始嫂子紧闭双唇,
我用舌头在她双唇之间游走,女子的牙齿咬地紧紧的。我感觉嫂子慢慢兴奋起来,
嘴巴慢慢地张开,压抑的呻吟从她喉咙里传了出来,我伸出舌头,尝试着去裹嫂
子的舌头,嫂子也慢慢地配合着用伸出舌头……。

  我问嫂子:「舒服吧?」

  嫂子:「嗯」了一声,并点了下头。

  大概上下运动了二十来下,熟悉的感觉又来了,我正想抽出,嫂子用双手抱
住我,说:「我放环了,射里面没关系」,得到了嫂子的同意,我更为兴奋,从
神一到神五,虽然我还不甘心就这样结束,但当时太年轻,很多东西都不懂。看
到嫂子难受地皱着眉头,我很不满意自己的表现,说:「对不起,没让你高潮」。
虽然这次时间比上次长,但我感觉嫂子并没有到,如果能再维持几分钟,也许
……。

  嫂子温柔的说:「刚开始都这样……,如果第二次,时间就会长一些。」

  高潮过后注定是平淡,那种空虚和愧疚又逐步回到心头。我坐在沙发上,沮
丧地低着头。也许嫂子感觉到我内心在想什么,自己慢慢地坐起来,说:「我先
去洗一下。」我:「嗯」了一声。其实,后来我知道,如果当时我能帮助她一下,
即使我已经结束,还是能帮她完成心中的渴望,而且「第二次时间会长一些」代
表她当时的愿望。可惜当时我不懂,而且当空虚与自责重新占领阵地后,我真希
望什么都没发生,更何况来第二次。

  自从有了第二次,欲望就战胜了理智,第二次,第三次……

  那几天,嫂子的床,地上的席子,还有一次在我的房间,都留下了我们罪恶
的痕迹。每次都是我要求(嫂子从没有主动要求过),虽然事后愧疚依然是每次
例行工作,但随着次数的增多,自责、愧疚已经一次不如一次……

  终于,大概一个星期以后的一个下午,公事已经完成,我继续我的电视,嫂
子不知道在忙什么,侄子依然在睡觉,我听到院子外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
音在喊嫂子的名字。突然,那咱强烈的愧疚感瞬间重新回到我的心里。这时候,
我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什么叫无地自容,什么叫做贼心虚……

  哥哥一进门,就问嫂子侄子,嫂子说在睡觉,哥哥又问:「老二呢」

  嫂子:「在看电视。」

  哥哥来到客厅,叫了我一声,由于惭愧和羞耻,我感觉自己的回应只能自己
听到。我眼睛盯着电视,根本不敢正眼看哥哥(如果是以前,我听到哥哥回来,
肯定先跑出去难他开门,开心地叫一声「哥」)。哥哥看了我一下,也没说什么
就走了。

  为了逃避哥哥,晚饭后我马上回到自己房间。后来听嫂子说,我走后,哥哥
几次想来看我,但都没来,哥哥问了嫂子关于我的很多问题,但嫂子说:「好象
也没什么,只是不太爱说话」,哥哥就叫嫂子多关心我照顾我。

  自责、惭愧、羞耻、懊悔再次伴随了我一夜。第二天,我起床时,已经到了
中午,哥哥早已经走了。在看到嫂子之前,我发誓要断绝这种不正常的关系,但
真的到哥哥家里,看到嫂子那诱人的身躯和听到那温柔的关怀时,欲望便再次战
胜誓言……

  幸好,那段时间,哥哥因为赶工期,一个多星期没回来,我也不用再去面对
尴尬的场面,尤其是哥哥、嫂子、我三个人都在场的时候,那感觉比吃了苍蝇还
要难受。

  那个夏天,我和嫂子几乎没停过,我那可爱的侄子什么都不知道,还整天要
我陪他玩。他的存在为我们创造了很多机会。那段时间,嫂子也特别漂亮,心情
特别好,我们都刻意不去提哥哥。我知道,嫂子从我身上找到了她理想中的东西,
而我从嫂子身上找到了男人的快乐。

  为了逃避面对哥哥,我提前了近半个月回到学校,临走时,嫂子没有任何婉
留。其实她能感觉到我的痛苦,而且她也很痛苦……

  虽然,后来偶尔回去,看到那熟悉的身体,还是带有一份冲动,但为了家庭,
为了自己良心少受谴责,我强忍着欲望。其实,我也知道,嫂子她需要什么,但
我那东西我是根本不可能给的,这点嫂子比我更明白。现在她依然默默地承受着
对家的责任。有几次,跟嫂子单独相处,我们没有提任何那看夏天的事情。也许
如果嫂子提出要求,我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挡住诱惑,但她没有。

  也就是那个夏天,我彻底明白,什么叫「男人为性而爱,女人为爱而性。」
所有的罪孽都因我而起,嫂子将她的要求永远埋在心里,她从没有主动地要求过。
其实,我知道,那个夏天,嫂子从没得到过高潮。但她总是默默地配合我,让我
体会到男人的尊严和乐趣。

  甚至,在我离家到学校之后,嫂子还一直很不放心,因为只有她明白我的欲
望有多强烈,她生怕我做错事,被学校开除或丢了工作。直到我结婚、生子……

  但嫂子不明白,其实我在她身上获得的快感,绝对不是那种用金钱交易中所
能得到的;更不可能饥不择食,在路边从陌生女人那里得到……

  自从那个夏天以后,回家便是我最不敢面对的事情。父母亲都责怪我:越大
越不懂事,一年到头也不知道回去看大家一眼……

  辜负了嫂子,辜负了哥哥,那个夏天,让我终生愧疚……

喜欢就点一下红心支持哦!同时也增加大家的支持度!!


色色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