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荡母损友]

[荡母损友]

  那年我18岁,正在读大学,这大概是发生在第一、二学年之间的事情吧。
尽管从我家到学校只有20英里,我还是选择了住校,只在周末的时候回家。秋
季开学后一个周末,爸爸怒气冲冲地告诉我,他和妈妈要离婚了。妈妈证实了他
的说法,随后他们又陷入了彼此抱怨之中。关于他们离婚的原因,我所知道的唯
一一点,就是妈妈说他们已不再相爱。爸爸之所以那么生气,是因为他将不得不
支付离婚赡养费。离婚后爸爸拒绝从家里搬走,妈妈没有为此与他争执。

  当我再次从学校回到家里的时候,妈妈已经带走了自己所有的物品,搬进了
一栋漂亮的公寓,那里距离此地大概10分钟车程。后来我才知道,妈妈搬家的
时候,我的几个朋友帮了忙,是妈妈请他们去的。

  那时我有几个关系不错的朋友,他们当中的瑞奇和罗恩,去帮我妈妈搬了家。
罗恩平时驾驶一辆皮卡,妈妈当时还没有工作,为了节省开支就请他帮忙。妈妈
选择在周三搬家,当天爸爸在上班,家里没人。有我朋友帮忙,这样也就不必在
周末打扰我了。与我不同的是,我的朋友读的是社区大学,平日里时间比较宽松,
很容易抽出一个下午的时间。

  后来我从妈妈那里得知,她就是在那个时候,看着两个年轻强壮、充满活力
的小伙子,手拎肩扛、跑前跑后,忙得不可开交,感动之余还有一点性奋:当时
她已经连续几个月没有享受性爱了。为了表示感谢,妈妈邀请他们傍晚到她的新
居做客。晚上他们应邀而至,妈妈不仅向他们支付了报酬,而且还加送了一个红
利:她的身体。

  妈妈的身材高挑丰满,健美匀称;她是一个对异性很有吸引力的女人。如此
香艳的馈赠,任何男人都不会拒绝。那天晚上他们在一起呆了两个小时。“那是
一个酣畅淋漓的美妙夜晚,”后来妈妈向我这样描述。几度云雨之后,妈妈对他
们说,短时间内她既不会再婚,也不太可能和余怒未息的丈夫复婚,另外她不希
望我因为她的事情而困扰。我的朋友们自然明白我妈的意思,于是他们达成了默
契。之后他们有空就去“拜访”我妈,如果我不在的话。(我和爸爸还住在原来
的居所,周末我偶尔会去妈妈那里)

  大约是在春季假期,我开始注意到妈妈的变化。她已经找到一个兼职工作来
补贴家用,可以更好地享受生活。她的头发剪短了,但看起来仍然很漂亮;着装
也渐渐变得性感火辣,更能展现身体的玲珑曲线。我见过妈妈的一个短裙,裙摆
在膝盖上方1英寸!一个周日我去她的公寓,正巧妈妈要出门购物,当时她穿着
一件长度仅到大腿中部的短裙,乳白色象牙般的大腿显得非常性感。

  妈妈让我待在公寓里等她回来。我目瞪口呆地目送妈妈离开,生平第一次意
识到妈妈是一个惹火尤物!爸爸对妈妈的变化一无所知,因为妈妈过去的朋友多
是爸爸的同事、朋友的妻子,她们也不了解妈妈离婚后的生活。我妈只有一个真
正的好友,那就是卡罗尔,大学时代的同学,现在居住在五百英里之外。

  期末考试前的几个星期,学校已经停课了,本学年即将结束。周五晚上我无
事可做,就驾车回到家里,其实平时我都是在周六早上才回去的。到家之后,我
打电话给瑞奇和罗恩,他们两个都不在家。我又联系戴维,他也出去了。

  百无聊赖之中,我又开车去妈妈的公寓。泊车的时候,我无意中看到瑞奇的
车也停在那里。他妈的搞什么鬼?我觉得有点奇怪。摁了门铃无人应答。妈妈曾
经给我一套钥匙,我正好随身带着,于是就自己开门进去了。

  这时我听到卧室里好像有声音传出,走近的时候声音越发真切,我听到了男
人的喘息和女人的呻吟!

  还有一个男人在说 干! ,我立刻意识到这是怎么一回事,这让我觉得很
好奇,妈妈这是在和谁做爱?平时好像没有看到妈妈出去约会过。我蹑手蹑脚走
到卧室门口,悄悄伸头看了一眼,这一瞬间我的心脏如遭重击:我看到了瑞奇、
罗恩和戴维!他们三个人正同时和我妈妈做爱!

  妈妈骑在罗恩身上,罗恩的阳具在她的小穴里进进出出,瑞奇则跨骑在她的
身后,猛烈地肏着她的后门!床头的是戴维,妈妈嘴里还套弄着他的肉棍!我听
到妈妈发出含混压抑的呻吟,她的脸埋在戴维的下体,戴维挺腰耸动着;虽然我
看不到妈妈下面那个男人是谁,但是凭直觉我认为一定是罗恩!瑞奇的阳具在三
人之中最粗最长,妈妈的后门居然能够容纳这样一根巨物,让我非常吃惊!此刻
瑞奇紧贴着妈妈的后背,剧烈抽插着她的后门,喉咙里发出舒爽的叹息!

  我慢慢退出了公寓,怀着难以名状的失落回到了家。我的下体早已肿胀不堪。
在浴室里我用手释放了欲望,精液喷薄而出的那一刻,我的眼前不由自主地浮现
出公寓里那淫靡的一幕……除了莫名的忿怒,心里更多是嫉妒,我意识到其实妈
妈一直都是一个足以让男人、甚至是十八九岁的少年为之疯狂的性感女人,只是
妈妈从未在我面前刻意展示自己的魅力。我想如果爸爸知道几英里之外发生了什
么,他一定会得心脏病的!

  那个周末我回避了所有的朋友,也没有人找我出去玩。怀着局促不安的心情,
我再次见到了妈妈。聊天中她察觉到了我的心不在焉,就反复问我是不是出了什
么事。我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和妈妈开诚布公地谈一谈:“你跟我的朋
友们在一起多久了?”妈妈张大了嘴巴,惊讶地盯着我,脸色变得苍白。

  “你是怎么知道的?”沉默了一会儿,妈妈缓缓开口问道。我告诉她周五晚
上我曾经来过这里。妈妈再次陷入沉默,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等不到回音,我再
次重复了刚才那句问话。一方是我的朋友,另一方是我的妈妈,我认为我有权知
道这些。我一再追问妈妈,她突然生气地大声说:“我不需要向你解释我的性生
活!”

  我不由得愣住了。无言对坐了一会儿,妈妈的情绪逐渐平复,她终于开口说,
她和爸爸的婚姻并不幸福,原来爸爸早在一年前就和一个女客户有了婚外情,这
最终导致婚姻的破裂。为了不影响我,他们一直等到我进入大学,才办理了离婚
手续。

  “可是你为什么要和我的朋友上床?”我忿忿地质问。

  于是妈妈向我讲述了搬家的事情。她发誓绝对不是有意让我难堪,所有的一
切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她还补充说,作为一个正常的女人,她确实需要性生活
的滋润。

  “可是你刚离婚不久,”我不满地说。

  妈妈踌躇了一下,“是的,”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我说,事情发生的
时候,她不是作为一个母亲,而是作为一个女人;事实证明我的朋友们确实能够
满足她的需要:持久旺盛的精力、粗大壮硕的阳物。年轻的情人让爸爸相形见绌,
使她心满意足。那种充实满足的感觉让她越来越沉溺其中。起初她只是与瑞奇和
罗恩上床,后来经罗恩提议,戴维也加入了进来。“坦率地说,我很享受目前这
种生活”,妈妈坦然说道。

  妈妈的话让我的内心更加烦乱。不待我理清思绪,妈妈又连珠炮似地说:
“我跟谁上床是我的事。这是我的家。如果我想让你的朋友过来,我会邀请他们
的。”

  接下来又是一阵令人难堪的沉默。妈妈盯着我的眼睛,问:“你嫉妒了吗?”

  这个问题猛然击中了我的心扉,一时间我无言以对。

  妈妈丝毫没有放松,尖锐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我和你的朋友们上床,这
让你你觉得兴奋吗?我知道年轻男孩常有恋母情结,你有吗?”说话间她斜眼看
向我的下体:“天!你勃起了!”高挺的帐篷在妈妈的扫视下无所遁形,我不禁
手足无措。妈妈的脸上浮现出揶揄的微笑,更让我难以自持的是,她忽然靠近我,
俯身解开了我短裤上的纽扣!可是在她捉住我的阴茎之前,我已性奋到爆:我射
了!

   喔,天哪! 妈妈咯咯笑了起来,这让我越发地困窘。她回身坐正,放开
了我的阴茎。我感到有点放松,又有点失落,然而随后的一幕又让我就瞪大了眼
睛:妈妈把手指缓缓地含进嘴里!她直勾勾望着我,轻轻舔掉了手指上的精液!

  这是怎样销魂蚀骨的景象!

  “味道不错,”妈妈腻声评论道,这让我几乎立刻就再次“立正”了。妈妈
伸手轻巧地剥脱我的短裤,我机械地配合她。妈妈细细地验看了我怒立的阴茎,
抬眼莞尔一笑:“我想这次你会表现得更好。”

  说着她就跪了下来,握着我的阴茎,引到它进入那红艳的双唇,那种温暖潮
湿的感觉让我不禁闭上双眼,舒爽地叹息。妈妈的头在我胯间上下起伏,她的唾
液和刚才射精残留的精液让我的阴茎润滑无比。

  过了一会儿妈妈站了起来,缓缓褪下身上的衣物,露出那曼妙的胴体。“喜
欢吗?”妈妈轻轻扭动腰肢,吸引着我炙热的目光。我贪婪地盯着妈妈婀娜的身
躯,她的腰肢如此纤细,胸部却如此之丰挺,淡紫色的乳头在傲人的大奶上高耸
凸起,如熟透的葡萄显得分外美艳,修长浑圆的美腿,丰腴微颤的翘臀,这一切
都使我感受到造物主的宠爱与神奇。

  我还注意到妈妈的阴唇向外突出开来,似乎之前禁忌般的接触也使她兴奋了,
阴部已经相当潮湿。看着我呆若木鸡的模样,妈妈嫣然一笑,轻盈地转过身去,
背对着我微微伏下身去,缓缓晃动浑圆挺翘的臀部,“你知道你的朋友们最喜欢
的部位是哪里吗?”不等我回答,伴随着捉狭的轻笑,妈妈弯下腰,用手轻轻分
开两瓣臀肉,露出了那诱人的菊花。

  “你觉得怎么样?”妈妈眼神迷离地回望着我,“你知道我让你的朋友们进
来过多少次吗?他们喜欢这里!”

  我几乎已无法呼吸,只是一次快似一次地、机械地套弄着自己的阴茎,眼前
那朵妖艳盛开的菊花,如磁铁般牢牢吸引这我的视线。

  “周五晚上你的朋友们都享用了这里,”妈妈的话对我怎样的一种折磨!
“他们三个,操了我的屁眼三次!你喜欢这个事实吗,你的妈妈用屁眼容纳三根
不同的阴茎?你觉得我象一个妓女吗?有多少做妈妈的会这样做呢?”

  妈妈伏下身子,高高翘着屁股,双手把两瓣臀肉张到最大,让她的菊花为我
的暴突的双眼、愤怒的阴茎尽情开放。

  “你妈妈就象一个妓女,”她扭摆着硕大浑圆的臀部,“你喜欢这样吗?”
她顿了一顿,“你想要象你的朋友一样操我吗?你也想操我的屁眼吗?”

  我再也忍受不了,我纵身跳过去抱住她,把她重重扔到沙发上,然后猛扑过
去,架起妈妈修长的双腿,让肉棒对准目标,沉腰摆臀一个挺刺,肉棒狠狠戳进
那业已热滑湿润的阴道里,妈妈发出一声娇柔的呻吟,双腿在我的腰后勾拢。我
如机车全速前进般大力、快速地抽插,妈妈在我身下狂野地呻吟、挺动,配合着
我疯狂的节奏,两颗丰满的大奶剧烈地晃动。

  我在妈妈的胴体上,尽情的、亢奋的、疯狂的、粗野的发泄着我旺盛涨满的
性欲……一阵阵的快感一浪高过一浪……妈妈在呻吟,我在喘息,妈妈在低声呼
唤,我在闷声低喉……随着最后力竭般的抽搐,我最后一挺到底,整支肉棒根部
已经贴在妈妈的小穴口,就停了下来,阴囊紧了又缩、紧了又缩,快感如潮水般
袭来,此刻仿佛置身天堂……高潮过后我从妈妈的小穴内拔出肉棒,可能是因为
太过兴奋,此时肉棒居然昂立不倒,仍如旗杆般直挺,上面晶莹发亮,满是我的
精液和妈妈的淫水。

  稍稍停息了一会儿,妈妈看了看我的肉棒,耳语般小声对我说:“想要妈妈
的菊花吗?”

  说完妈妈轻快地翻了个身,趴在沙发上,屁股高高撅起。两瓣丰腴光洁的的
臀肉,一朵瑰丽妖艳的菊花,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无法拒绝的邀请。我跪在妈妈身
后,扶着坚挺的阴茎一点点进入,开始慢慢地抽动,抽送的频率渐渐加快,我的
身体撞击着妈妈丰硕圆润的臀部,发出啪啪的响声。

   对!就这样!! 妈妈娇喘着说,“再快点!再快点!射进来!”

  我的抽送越发迅急,一次次的触碰谱成了肉欲的乐章。妈妈随着我的动作尖
叫着,让我的激情更加澎湃。原来之前妈妈并不是嘲笑我,她是真的喜欢肛交。

  最后几十下狂野的抽插更掀起了欲望的高潮,我在猛烈颠簸中宣告我要射了,
妈妈用尖叫回应我“射进来吧!”热烫的精液如火山爆发般喷出,一波波冲击着
妈妈的直肠。从妈妈体内拔出阴茎之后,我几乎是瘫倒在沙发上,连续奋战的肉
棒终于释放松弛下来,妈妈躺在我的身边喘息着。

  “你很能‘干’,”妈妈摩挲着我的肉棒。

  “我想也是,”我疲惫而骄傲地说。

  “怎么样,”妈妈问,“和妈妈做爱感觉如何?你还觉得难受吗?”

  “不,现在我感觉很好,”我回应道,“以后我们还可以这样吗?”

  “周末,你回家的时候,”妈妈轻快地回答。这让我非常高兴。

  然而那天下午我正要离开时,妈妈让我明白了生活的真相。

  “你该知道,你的朋友们仍然会来这里,当我需要他们的时候。”沉默了一
阵,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显然我和妈妈上床,并没有使她感到那种“酣畅淋漓”
的满足。

  “亲爱的,你知道我有需要。我喜欢和你在一起,但之前我告诉你的事情都
是真实的。如果我需要他们,我还是会邀请他们过来。这跟他们是否是你的朋友
无关。”

  我知道我不能左右妈妈的决定。我只是简单地回答“知道了”。

  “或许有一天我会奖励你,”妈妈脸上带着一丝狡黠的笑容。

  “怎样奖励?”我问道。

  “让我考虑一下。”妈妈回答说。然后我们就吻别了。

  期末备考很艰难,因为我的心思根本不在学习上。妈妈那火热诱人的胴体,
还有她仍旧和我的朋友上床的事实,交替在我脑海闪现。这让我觉得嫉妒,愤恨,
同时还很兴奋。这种奇异的情形一直持续到学年结束。夏天假期回家之后,我只
是勉强和几个朋友打了照面,见面的感觉对我来说非常难受。他们倒没有注意到
我或者我妈的有什么异样。

  我不能阻止他们和妈妈往来,妈妈不允许我这样做。

  但至少我不再象过去那样迷恋妈妈的肉体了,因为我结交了新女友,俩人在
一起的时间也越来越多。我逐渐疏远了过去的那些朋友。现在的我更愿意和女友
一起共度时光,这让她很愉快。但愿她永远不知道真正的原因。

  那个夏天我几乎每晚都驾车去妈妈的公寓,在停车场查看有没有我熟悉的汽
车停在那里。我一方面觉得妒忌,另一方面又因为想象在公寓内此时此刻的场景
而兴奋。我想,也许正是离婚释放了妈妈的欲望,使她发现了自己长久压抑、从
未展现的一面:对性爱的渴求。

  七月的一个星期日,我去了妈妈那里,当时她正在沐浴。我抑制不住满心的
好奇,就趁机翻看了妈妈的物品,赫然发现了一瓶几乎用完的肛门润滑油。我记
得上周末这瓶润滑油还没开封。想到短短一周时间内妈妈的菊花就容纳了这麽多
次阳具插入,我不由得立刻兴奋了起来。

  当我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候,通常至少进行一次肛交,但这远远不及我的朋友
们对她后庭的开发。虽然不能确定他们每周过来几次,但我可以肯定,每次他们
过来,妈妈的屁眼就至少经过三支肉棒的精液洗礼。看着这瓶空空如也的润滑油,
我胸中不由得醋意翻滚。

  每次我们做爱的时候,妈妈表现得似乎都很尽兴,但和他们在一起只会更加
满足吧!也许是因为他们的阳具更大、更粗,更能使她达到火箭发射般的高潮。
我知道妈妈喜欢几个淫洞同时被男人填满的感觉,那样也许真的非常刺激。

  大概一个月之后这件事情再起波澜。妈妈的好友卡罗尔前来探望她。卡罗尔
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但身材仍然保持的很好;她也是很有风韵的女人。

  卡罗尔即将到访,这个消息让我很兴奋。我以为卡罗尔也要加入我们,不料
妈妈却告诉我,下周末我不能再去她那里,因为卡罗尔并不知道我们母子的这种
关系。

  “关于你和瑞奇、罗恩还有戴维的事情,你也没有告诉她吗?”我问。

  妈妈嗤嗤笑着,“这正是她前来拜访的原因。我已经和你的朋友约好,让他
们下周六晚上过来。”

  接着妈妈告诉我,几个月以前她和卡罗尔通话长谈,卡罗尔问她离婚之后是
否和男人约会过。

  “约会?比约会更棒!”妈妈神秘地说。

  这让卡罗尔大为好奇,她一个劲儿追问妈妈,想知道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最后妈妈向她和盘托出了事情的真相,这让她非常震惊:妈妈竟然和那些“孩子”
上床!妈妈向她详细描述了做爱的细节,以及那些“孩子”们令人讶异的伟岸尺
寸,这让卡罗尔也不禁怦然心动。于是妈妈就邀请她也来实地“观摩”一番。

  “卡罗尔从未有过外遇,”妈妈笑着说,“这次对她来说,可是一次真正的
出轨。”

  “那我怎么办?”我可怜巴巴地问。妈妈只是承诺说,等到卡罗尔再次到访
的时候,她再想办法。

  看到我一脸失望的表情,妈妈对我说:“亲爱的,你知道我不能告诉她,我
和自己的儿子上床”,她若有所思地停顿了一下,笑道:“再说这次单是你的朋
友们就会让她应接不暇的。”

  “看起来她也愿意尝试一下,”我评论道。我这么说是因为卡罗尔这么快就
决定了行程,似乎有点迫不及待。

  “那是因为她非常饥渴,”妈妈笑着说,“她的性生活糟透了。对于她的这
次旅行,保罗(卡罗尔的丈夫)没有丝毫怀疑,因为卡罗尔告诉她,离婚后我一
个人独居。他完全不知道她的妻子将在这个周末体验到什么。”

  虽然我的“出局”令人懊恼,但我还是接受了妈妈的安排。另外妈妈还让我
发誓,不会带着钥匙跑来偷窥她们,我答应了。那天早晨妈妈去机场迎接卡罗尔。

  我知道他们的狂欢将在晚上八点左右开始。本来我和女友晚上有个约会,但
是我把约会时间推迟到九点以后。傍晚我驾车去了妈妈的公寓。实际上我并没有
偷窥的打算,我只是想要偷听。九点钟我抵达公寓停车场,不出意料,在那里我
找到了瑞奇的车。我来到公寓门口,屏息静气倾听了许久,起居室里什么声音也
没有!我不禁有一点失望。也许他们太累,已经休息了。于是我去了女友那里。

  周日晚上卡罗尔已经离开,我给妈妈打了个电话。

  “现在我可以过去吗?”无论心理还是生理,我都有点激动。

  “不,我累了。”妈妈回答说,“我刚刚回到家里。”

  我问妈妈,卡罗尔的“出轨”是否顺利?

  “非常顺利!”听得出妈妈那胜利的喜悦,“她感觉好极了!”

  “她当时紧张吗?”我接着问。

  “非常紧张,”妈妈说,“她白天一整天都很紧张,尤其是当你的朋友摁响
门铃的时候。”

  “过去的朋友,”我不满地纠正。

  妈妈轻叹了一声,说:“亲爱的,那是你的问题。你知道规则。好了,不论
如何,卡罗尔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

  “她当时穿了怎样的衣物?”我问。

  “她不知道该怎么装扮自己。她真的没有性感挑逗的衣服,她和保罗很少一
起外出。我的衣服她穿起来有点紧。她只带了短途旅行包,里面只有一件短T恤
和一条牛仔短裤,而且那条牛仔短裤太长了一点。我知道你的朋友们喜欢什么。
我把它剪得更短了,”妈妈在电话的那一头嗤嗤笑了起来。

  “有多短?”我兴奋地问,小弟弟不由自主地起立了。

  “到臀部那里——直到臀部后面的口袋。”

  “哈!那她一定看起来很惹火!”没能亲眼目睹,这让我很不甘心。

  “是的,她自己都不知道,那条短裤让她看起来多么性感,”妈妈说。

  虽然有些疲倦,妈妈还是告诉了我很多周末之夜的细节。妈妈说,事实上刚
开始的时候,卡罗尔只是坐在一边,看她一个人与男孩们嬉戏调情、互脱衣物,
看那些阴茎是怎样勃起到令人惊惧的尺寸。随后男孩们坐在沙发上一字排开,妈
妈跪在他们面前,给他们逐一口交。之后她停了下来,让男孩们用他们的肉棒去
“抚慰”卡罗尔。

  听着妈妈的描述,我想象着当时的场景:他们环绕着卡罗尔,三根粗壮坚挺
的男根,气势汹汹地对着她,卡罗尔伸手逐一抚摸那些巨物,紧张得连连惊笑,
口交的时候才慢慢放松了下来,逐渐进入了状态。

  “听起来她确实需要男人的滋润,”我接口说。妈妈也赞同这样的说法。

  据妈妈说,后来他们就脱掉了卡罗尔的衣服,把她抱到沙发上,抚弄、吮吸
她的乳房和下体,使她变得足够润滑,再后来他们就一起去了卧室,在那里男孩
们轮流与卡罗尔做爱。

  “那么她有没有尝试与他们三个同时做爱?”我问。

  “当然有了,”妈妈回答说。

  “与卡罗尔做爱的时候,他们三人分别在什么体位?”我急切地问,同时快
速套动着阴茎。

  “我记不清楚了,”妈妈说,“他们每个人都操了她的阴户。当一个男孩操
她的时候,另外两个就与我做爱:一个操我,另一个让我给他口交。后来他们三
个同时与她做爱,然后轮流操了她的屁眼,每人轮换大约1分钟。我想直到最后
射精前,他们干了她大概20分钟。”

  “她喜欢肛交吗?”我问。

  “喜欢,事实上我想她应该非常喜欢,因为做爱的时候她喷精了!肛交能使
她获得更多快感,这一点她和我一样。但今天她感觉后面很痛!之前她从来没有
连续肛交这么多次,何况昨天面对是那样粗壮的肉棒!做爱结束那一刻,卡罗尔
的屁眼都被撑圆了,精液不停地从里面涌出来!”

  “当时的情形就好像是卡罗尔用黄瓜捅了自己半个小时一样。完事后她一直
趴在那里,享受着屁眼慢慢闭合的感觉。后来她蜷着身子睡着了。好了,就这些。”

  最后妈妈对我说,她为我准备了一件礼物,下周送给我。这使我非常好奇,
我一再请求妈妈,现在就告诉我到底是什么礼物。妈妈经不住我再三央求,还是
提前揭晓了谜底:卡罗尔的短裤——她从卡罗尔那里“征用”的,另外还有一些
卡罗尔穿着紧身T恤和牛仔短裤的照片。卡罗尔坚决拒绝拍摄任何性爱照片,妈
妈只好退而求其次。不过这些就足够了,后来它们成为我的打手枪专用品。

  我不知道卡罗尔什么时间会再次来访,毕竟妈妈已经使她实现了最黑暗的幻
想。不过后来她们通话时,卡罗尔承认当她享受与那些“男孩们”(卡罗尔总是
把他们称为“男孩们”)的性爱时,她曾幻想与一群更加强壮的黑人进行群交将
是怎样的情景,这让她变得更加兴奋。

  妈妈鼓励她把这样的幻想变成现实,但卡罗尔不知道该如何着手去做。于是
妈妈对她说,也许下一次卡罗尔来访的时候,她们可以一起“解决”这个问题;
在此之前,她愿意先去亲身体验一番。

  至于什么时候能和卡罗尔做爱,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不喜欢被边缘化的感觉。
聊以自慰的是,现在至少有妈妈和我的女友可以满足我的欲望。我想这就够了。
度假在家时,我有很多时间和妈妈待在一起,就像久别重逢的爱侣一样,特别是
我那些“过去的朋友”忙于自己的事情、无暇来访的时候。

  对于妈妈和我、我的朋友们之间所发生的事情,爸爸一无所知。每次我去妈
妈的公寓拜访,爸爸都认为我只是在尽一个“好”儿子的本分,只是他不知道我
究竟有多“好”!


色色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