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交换  »  离婚之后

离婚之后

那一年我跟前妻萍萍在不得已且经双方家长的同意下离婚了,签字离婚之后,心情陷入低潮,没有心情工作,一个人闷在家里足不出,毕竟没有人抱着不合大不了离婚的心态下去结婚的。大约三个月后某一天,接到萍萍一个好友庞小姐的电话,说萍萍有东西要她转交给我,庞小姐我见过几次,只记得她个子大约有164,不胖不瘦,人长得不错,其他就不清楚了,我跟她约了下午两点请她送到我住处来。
下午两点,门铃响了,因为当时是七月天,挺热的,我在家都是光着上身,下身顶多穿一条牛仔裤,听到铃声,我赶紧披上一件牛仔上衣也不扣扣子就去开门,门开处,庞小姐站在门口,可能她是由公司来,化了点粧,穿着米色套装,足登高跟鞋,比平常出色很多,她也许没想到我只披了件上衣,露出赤裸壮实的胸部,楞了一下。令我惊讶的是站在她旁边的女郎,身高大约163,一头披肩的长髮(我一向喜欢长髮女孩),瓜子脸,皮肤嫩白,挺直的鼻子,小小厚薄适中的嘴唇带着微笑,水灵的眼睛好奇的看着我,对我赤裸着上半身,眼神中透着些许的羞怯,神采娴静中透着无比的亮丽,没化粧的脸孔比化了粧的庞小姐更为出色,在此之前我从未见过她。庞小姐介绍说她是萍萍的好友周以文,在一家大企业当秘书,我奇怪在我与萍萍一年的婚姻生活中,不但没见过她,连名字都没听过,否则这种让男人看了心跳耳热的女人,我不可能忘记的。
接过了庞小姐递过来的一个玩具音乐铃,说是萍萍给尚在襁褓中的儿子的(儿子很可爱,当时寄养在妈妈家,与情节无关,在此不多叙述),周以文自始至终,除了带着些微好奇微笑的盯着我瞧之外,没说过一句话,即使庞小姐介绍她时,也只是微笑点头,但在与庞小姐离去之时,也许潜在意识令她在转头有点害羞的看了我壮实的胸部一眼,羞怯的一笑。所谓回眸一笑百媚生,她那一笑,立时让我多日的郁-闷为之一扫而空,多美多俏又带着娴静神秘的女郎,看着她的背影,才发现-她穿的是比庞小姐淡些的米色套装,约膝上十公分的OL标準窄裙,深米色高跟鞋,透明肉色丝袜称着一双线条均匀,雪白修长的美腿,当时我心跳立刻加快,可惜还没看清,她们两个已经走进电梯了,而周以文在走进电梯前,又转头看了我一眼,这时才后悔刚才没有请她们进门。
回到客厅,我有点茫然的坐下,脑海里一再幻现-出周以文娴静俏美的笑靥,及裙摆下引人遐思的美腿,啊!周以文,如果能让我亲吻妳那张红嫩的小嘴,爱抚妳圆润光滑的美腿,不知道该有多好。
之后的一个礼拜,以文的迷人的倩影不时在我脑海中出现-,但她是前妻萍萍的朋友,其他非份的企图,我连想都不敢想。
一天深夜,我靠在床上看书,电话铃响了,我随手接起,电话中传来一个陌生而娇脆又有点羞怯的女人声音。
女人:请问X先生在不在?
我说:我就是!妳是谁?
女人:我是周以文,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听到是周以文,本来有点瞌眼的我立刻精神一振。
我说:记得记得…妳那天跟庞小姐一起来过……
以文:嗯!谢谢你还记得我…今天我打电话给你,是想跟你说……
以文还真有点儿鸡婆,在电话中温婉的劝我跟前妻复合,说了前妻的种种好处,我对前妻早已心灰意冷,平常朋友都不敢在我面前提起她。如果不是以文这种美女跟我谈前妻,只怕我早就把电话挂上了,我就随着她的话题东拉西扯,无非是想跟她多讲几句话,她似乎也很喜欢与我聊天,所以当我把前妻的话题扯开之时,她也没意识到。
夜深人静,越聊越熟悉,聊到我与前妻的性生活,她告诉我说,萍萍跟她说过,我的阳具很大。哇!萍萍连我拥有17.5公分长,鸡蛋粗的阳具尺寸都告诉她了,足见她们之间的交情。
既然什么都知道了。
我也问得更加大胆:那女人呢?我听说女人的嘴越小,那里也越小越紧是不是?
她害羞了:我不知道!
我说:周以文!我记得妳的嘴很小,那妳……
她忙说:你别问我,我不知道…
我不让她迴避:妳男朋友难道没有说过吗?(像她这种美女,不可能没有男朋友的!)
她可能捨不得不让我知道她的尺寸,怯怯的,说的很小声:我每次跟他做都很痛,他说…很紧!
我说:这么说,妳的「阴道」跟妳的嘴一样,又小又紧喽?
她有点紧张:你别问了…(又补一句)也许吧!
我趁此机会,跟她聊性方面更深入的性事,提到我以前跟萍萍做爱每次都超过一个小时,没想到以文又说她早已知道了。
她很好奇:男人怎么可以这么久?你说的一小时以上,是从…从进入开始算时间吗?
我说:是啊?你男朋友跟妳都做多久?
她有点腼腆,有点没面子的开口:他…最长一次大概只有十五分钟!
我说:才十五分钟?妳这样会有高潮吗?
她更害羞了:没…没有,每次我刚有感觉的时候,他就结束了!
我说:这么说,妳很少高潮喽?
她有点幽怨:可以说从来没有……
我说:噢!好可惜,是不是因为妳的太紧了,所以他受不了刺激,射得很快?
以文有点骄傲的说:也许吧!他常出国,我跟他做的次数不多…我不是很喜欢做那种事……
我说:如果妳尝过超过一个小时,每次最少有五次以上高潮的话,只怕妳每天都想做……
电话里的她有点轻喘:没试过!我不知道……
我冒着被她挂电话的危险说:那妳会不会想尝试像我这么粗大的阳具,在妳阴道里抽插一个小时以上呢?
她可能受不了,或者真的生气:妳怎么可以跟我讲话这么大胆?别忘了我是萍萍的好朋友……
我忙说:对不起!我是一时……
她说:算了!太晚了,我明天还要上班,不聊了……
不等我多说,她就挂下了电话,害我那一夜失眠。
第二天下午,电话响了,没想到又是以文打来的,她好像已经忘了昨夜与我谈性谈的如此深入,只问我考虑-得怎么样?愿意与萍萍复合吗?当时我只想再见她一面,就说我会仔细想一想,不过希望她有什么话,可以到家里来谈,她说下班之后打电话给我,就挂了电话。
下午五点以后,我不停的看时间,守着电话,朋友打来就说有重要事,逼他们立即挂电话,朋友都莫名其妙,一个离了婚,又没工作的男人有屁的重要事!一直等到晚上七点半,以文的电话还没来,我心里想,她大概猜到我的企图,要黄牛了。正在懊恼昨晚为什么要讲话那么大胆直接把她吓到之时,电话铃响了。
以文:喂!对不起!我今天加班,刚忙完……
我说:吃晚饭没?
以文:吃过了,公司叫的……
我紧张的问:那妳现-在…有空了吗?
以文:我半小时以后到你那里!
我心花怒放:OK!
挂了电话,我立即把客厅整理一下,我的住处是经过精心装修过的,灯光微调到最有情调的光度,音响放出清柔淡雅的乐曲,又忙洗了个澡,一切刚打点好,门铃响了。
门开处,一身白的以文站在门口,白西装外套,里面是淡粉色衬衫,白短裙,白高跟鞋,只有眼睛眉毛头髮是黑的,还有就是那诱人犯罪的小嘴一点红,看得出她化了点粧,除了那天的亮丽之外,上了粧更添加了美艳的风采,惊艳之余,我的心快跳出口腔了。
我有点结巴:请…请进请进……
以文娴静的一笑,眉稍眼角挑了我已穿了上衣的胸口一下,大方的走入客厅,我由她身后又看到她白短裙下的雪白圆润的美腿,包着透明肉色丝袜,更让人忍不住想冒犯一下。
我说:我这里地板不用脱鞋的…妳想喝什么?
她打量着我的客厅说:有没有咖啡?
我说:马上来!
我在小吧檯内调咖啡时,看到她已经在长沙发上坐下了,右腿自然的抬到左腿上交叉着,今天的白短裙好像比那天的米色裙更短,我站在吧檯内的角度看过去,几乎看到她整条裸露的右腿,那修长匀称雪白的美腿,在肉色透明丝袜下,更显得圆润光洁,让我很想咬一口,或者一头钻入那双美腿中,让脸孔磨擦着那双美腿。我又懊悔前几天为什么要把安眠药全倒掉,戒什么安眠药,否则现-在在咖啡里下一颗安眠药,今晚就可以当神仙了。
我一脑子胡思乱想的端着咖啡递到以文手中,她微笑的接过轻啜了一口。
她说:你很会布置房子!
我说:马马虎虎!
她发现-我的目光瞄着她下身裸露大半截大腿,下意识的移动一下臀部,不着痕迹的把短裙拉低一点。
我笑了:怕我看啊?
她有点紧张窘迫:有什么好看…丑死了!
我挑逗的说:我相信妳公司的男同事看到妳这种打扮,一定没有心情上班……
她好像默认-:不理他们就好了…
说完,两人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以文好像也忘了白天跟我约到家里来,是谈劝我与前妻复合的。客厅中灯光柔和,优美的音乐迴蕩着,我又去将灯再调暗一点。
她有点紧张:你把灯调那么暗干什么?
我坐下靠近她说:没啊!妳不觉得这样情调好些吗?而且暗一点,我才不会害臊嘛!
她说:你会害臊?骗谁…唔!
她话还没有说完,我的嘴已经印到她的柔软的唇上了,令我想不到的是,她立即吐出舌尖让我吸吮,客厅中除了音乐外,一片寂静,偶而传出我与以文亲吻,津液交流的啧啧声。
我们相互吸吮着对方的舌尖,两舌狂乱的交缠,我的手伸到她外衣内隔着淡粉色衬衫去摸她的胸部,想不到她有一双不小的乳房,我估计有32C以上,此时她混身颤抖,当我的手解开衬衫钮扣,探入胸罩手掌盖上她已经发硬的乳头时,她更紧张的挣扎了。
她用力推我的手:不要这样,我是萍萍的朋友…
话没说完,那张诱人犯罪的樱桃小口又被我的嘴堵住了,虽然她还是继续与我热烈亲吻,但她的手用力拉紧上衣,不让我再越雷池一步。我就声东击西,另一手迅速的伸入她的裙内,抚在她凸起的阴户上,中指隔着裤袜及薄薄的透明三角裤,抵在她的阴唇上不停的转着轻戳着。
她想推开我侵入禁地的手,我空出的手把她抱得紧紧的,让她无法使力,这时她的嘴唇突然发热,口内的涌出大量玉津,灌入我口里,而她两条美腿紧夹着我在她胯间的手,我感觉到她阴户也发热了,潺潺的淫水透过了透明三角裤流了出来,温温热热滑滑腻腻的,抚着很舒服。
以文这时可能还记着她是我前妻的好朋友,残存的一丝理智,想推开我。
她推着我:不要这样,我们不可以这样…唔!
嘴又里我堵住了,我将她压在长沙发上,掏出了我已经坚忍好久,挺立胀硬的大阳具,伸手抓住她的裤袜及三角小内裤往下拉到小腿处,在她不及反应时,我的大阳具已经顶在她淫水氾滥湿滑无比的阴唇上。
她大叫着:不行!
她用力扭腰,才进入半个龟头的大阳具立即滑了出来,毕竟她是我前妻的好朋友,我不敢太勉强她,立即起身,懊恼的坐到一边不说话,她则快速的拉起被脱到小腿的裤袜及内裤,出乎意料的是,她整理好衣裙之后,并没有起身离去,反而愧疚的低下头。
她偷看我一眼,悄悄的说: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我没开口,由于灯光暗淡,我当时也有点气愤,并不将脱到膝盖的牛仔裤穿好,因此那根大阳具依旧一柱擎天挺立着,她瞄到我的大阳具,又娇羞的垂下了头。
她低低的说:你现-在很难过?
我没好气的说:妳说呢?
她说:你离婚后都没有做过吗?
我愤愤的说:离婚前三个月每天吵架,做个屁啊!
她歉然:这么说,你快半年没做了,都是自己解决的吗?
我说:要不谁帮我解决?
她垂头不语,想一下:刚才是我不好,我不该跟你…要不然,我用手帮你解决?
我说:用手我自己不会啊?
她说:那你想怎么样嘛?要我跟你做…不可能!
我对她并不再抱希望,故意气她:女人不是上下都有一张嘴吗?妳下面的嘴不肯帮我,上面的嘴也不行吗?
她楞了半天,我转头不看她,感觉中她又悄然转头看着我的挺立的大阳具,暗淡的灯光中,龟头的马眼流出一丝晶莹的润滑液。令我想不到的是,她缓缓将身子移过来,低头慢慢靠向我的大阳具,长直的头髮搔到我裸露的大腿,酥酥麻麻的,好舒服,突然我的龟头被温润湿软的嘴唇含住,她温嫩的舌尖轻轻舔着我龟头上的马眼,我差点大叫出来,我喘着气,龟头胀得更大了,看到她的小嘴已经张到最大,才包得住我的大龟头。
我忍不住:再吞深一点……
她努力的张大口往下吞,最多只能吞到龟头颈沟以下一公分左右,还有大半截在外面,她的小手上下握着我的阴茎,还剩出一截,她的口水顺着我的阴茎流下,温润湿滑的舌头绕着我的龟头打转,不时又用舌尖点着龟头的马眼,我的心跳又开始加速,那种舒服就像自己飞到云端,放眼无极般畅快美妙。
她唔唔的含糊的发出声音:你的真的好大
由于她是跪在沙发座上吸我的阳具,柔美的大腿露在裙外,我忍不住又伸手去抚摸她的大腿,她身子微微一颤,但没有拒绝,我的手伸入她两条大腿中间,由她大腿内侧向根部摸去,感觉到我手摸过处,她的大腿肌肉就抽搐着,一直摸到大腿根部,隔着裤袜及三角裤,发现-她凸起的阴户部位已经湿透了,我又悄悄的扯下她的裤袜及已经湿透的三角裤。
她空出一手象徵性的推我一下,含糊的说:你答应的,我们不能做……
我说:妳放心!只要妳的嘴能帮我吸出来,我绝对不勉强妳做……
我边说边脱下了她的裤袜及小三角裤,她唔唔的点头,又继续吸吮我的阳具,头卖力的上下摆着,倒让我颇为感动。
当我的中指轻轻插入她湿滑的阴道时,她全身抖动,满脸通红,喘气粗重,口中温热的气使得我的龟头如浸在温暖的肉洞中一样,舒服的全身汗毛孔都开了。
她的阴道果然如她所说,又紧又窄,温暖的嫩肉紧抱住我的中指,好像有吸力一般,将我的中指吞到她子宫深处,当指尖触到她阴核花心时,她的大腿又夹紧了我的手,一股热流喷了出来,我的中指被那股热流浸泡得快美无比,我知道她出了第一次高潮。
当她高潮来临-时,她口内的温度好像突然增加,我的龟头在她柔软温热的吞食下已经快要达到高峰,我立即深吸一口气,强忍精关不射出来,还好她这时突然鬆口,否则我再会忍,只怕也保不住亿万精子。
她苦着脸:我的嘴好酸,你怎么还不出来?
我有点得意:我不是说过,最少要一个小时吗?
她一付可怜兮兮,水灵的眼神迷濛:你…早知道我就不答应帮你了…
我说:妳帮我,我也帮妳……
她尚未会意过来,我突然将她翻身,她在惊叫中已经平躺在三人的长沙发上,我用力扳开她柔嫩的大腿,将头低下去,张口吸住了她湿软的阴唇,我感觉得到她也想大叫出来,大腿肌剎那间绷紧,我的舌头已经伸入她的阴道,舌尖在阴道壁上转动着,她努力压抑着的呻吟,听起来更让人血脉愤张,我温柔的拨开她的阴唇,将我的舌尖尽量伸长,直到舌尖舔到一粒圆圆小小的一团嫩肉之时,我知道舔到女人最敏感的阴核,也就是所谓的花心了,她大力的呻吟出声,两条大腿紧紧缠住我的头,阴户不停的向上挺动,同时手又压着我的头,好像在跟我的舌头做爱,恨不得我把我整个头都塞入她的迷人洞中。
这时我的舌尖一热,一股微烫的热流由阴核中喷到我舌尖上,有点酸酸微腥-的刺激,我张口将那股阴精吞了下去,她可能知道我吞食了她的阴精,或者这时她也情难自己,又张口含住了我依旧坚挺的大阳具继续吸吮着。
我则在她二度高潮之后,将她的白裙,白上衣衬衫全脱了下来,她吐出我的阳具。
她又紧张了:你说好不做的!
我说:我怕把衣服弄脏!
她无言了,默默的让我将她脱得一丝不挂,而我也立即脱光了身上的衣衫,这时两人完全裸裎相见,她坐在沙发上又害羞的低下头,在柔和的灯光中,长髮披散的有点零乱,超过32C的乳房挺立着,瓜子脸细緻的下巴垂的低低的,水灵的眼中像蒙上了一层雾,挺直的鼻尖有一点汗迹,微张着小嘴轻喘着,看在眼里美艳绝伦。我站在她面前,挺立超过90度的龟头就在她眼前,她小嘴微张,轻轻含了我的龟头一下,又垂下头。我蹲下轻含她美好的乳头,那粉红微褐的乳头早就硬得像一粒樱桃,我轻轻吸啜着那粒樱桃,她呻吟了一下,不自觉的抱住了我的头部,将我的脸紧紧的压在她的乳房上,在她激动的混身颤抖时,我将她推倒,我不会就此满足,温柔的分开她雪白圆润的美腿,她使力僵持了一下,可能这时的她,情慾已经超越了理智,把她是我前妻好友的身份抛开了。顺从的张开了那双粉嫩的大腿,我轻轻的将大龟头推入她已经湿滑无比的阴道,才进了一个龟头,就看到她小腹绷鼓凸起,好紧,果然经验不多。
她呻吟着:痛!你轻一点……
我说:妳放鬆些就不痛了!
她迷濛的:嗯……
好在这时她的阴道中早已淫水横流,湿滑无比,方便我的大阳具进入,我缓缓的将阳具往她紧窄的阴道深处插去,我将她上身拉起,示意她低头看,她水灵迷濛的眼睛娇羞的看着我粗长的阳具被她的阴道渐渐吞没,当我的阳具尽根插入她阴道后,我的龟头与她的阴核紧密的磨合着,她羞怯的抬起了两条迷人的美腿缠上了我的腰部,我下半身的起伏,大阳具在她阴道内抽送加快,快美的感觉,使以文的两条美腿将我的腰部越缠越紧,似乎恨不得跟我连成一体。
我喘着气:舒服不舒服?
她呻吟着点头:嗯…
我说:要不要我快一点?
她点头:嗯……
我的大阳具在她紧小的肉空中开始大力猛烈的抽插。
她忍不住叫出声来:啊~啊~好大…我受不了了……
我吻她一下,问她:妳是不是心里早就想跟我打炮了?
我故意用「打炮」这种粗俗的字眼刺激她。
她还在矜持,喘着气说:你别用这种字眼,我…我从来没有想和你做过……
我说:我不信,妳不说实话,我就要妳好看……
我说着伸出两手抱住她跷美的臀部,将我的阳具在她阴道内大力的抽插,次次尽根,她受不了了。
她大力呻吟:你别这样…啊~
我继续逼问:快说!昨天晚上我们谈到打炮的事,妳当时是不是就想跟我打炮?
她喘气不语:……
我急速抽插:妳说不说?
她忍不住了:不是…啊~不是……
我有点气,到了这时还在装:妳真不说?
我的大阳具不再抽插,两手更紧的抱住她臀部,龟头顶在她阴核上,大力的磨擦,强烈的刺激,她的高潮开始一波波产生了,淫水喷了出来,流下了她的股沟。
她大叫着:啊…我是说昨晚之前,我第一次看到你…赤裸的胸部,就…就想跟你做了……
我心花怒放:做什么?
她挺动着阴户跟我迎合着:做爱!
我说:要说打炮!
她阴道紧吸着我的阳具:哦~打炮!
我再逼她:说清楚一点!
她两条美腿大力的纠缠着我腰部,感觉中快把我的腰夹断了,呻吟娇羞着说:打炮!我第一次在门口看到你赤裸的胸部,就想跟你打炮!啊哦~好舒服……
我再紧迫盯人:想要我插妳的穴是不是?
她已经完全放鬆了:嗯…我想要你插我的穴…用力插我…我喜欢你狠狠的干我………
到了这时,我跟以文已经完全抛开世俗假面具,激情的挺动迎合着对方,恨不得两人的生殖器纠缠合一,口中两条舌头交缠吸吮吞嚥着彼此的玉津,她突然又张口大喘呻吟,阴户急速向上挺动,手压住我的臀部,我知道她的高潮又要来了,两手再次抱紧她的臀部,让我的大阳具插得更深,我的龟头顶着她的阴核磨动,感觉到她紧小的阴道像抽筋般收缩,子宫腔那一圈嫩肉夹得我龟头颈沟隐隐作痛,一股热流突然由花心中喷出,浇在我龟头上,我的阳具被她紧密的阴道包得好像已经与她的阴道融为一体,阴道壁肉的软肉不停的收缩蠕动,吸吮着我的阳具,这时我再也忍不住,如山洪爆发般,一股股浓稠的阳精射入她的花心,她四肢交缠着我的身子,抱着我把她的小嘴张大与我深吻,子宫花心不停的颤抖吸吮,将我射出的阳精吞食的一滴不剩,我俩在沙发上肉体纠缠,谁也不想分开。
当夜,我跟以文在浴室净身之后,进入卧室,一夜缠绵到天明,不停的打了三炮,害她第二天上班迟到,中午打电话来跟我抱怨,说她的嫩穴从未经历过昨夜与我那么火热激烈的大战,在公司上洗手间时,发现-阴唇阴道有点红肿,我不得不好言安慰,说下回一定很温柔,不会让她吃苦。
她说:你还想有下次?别作梦了!
可怜的她睁着黑眼圈熬到下班,我家的门铃又响了,是以文来圆我的梦。
美艳亮丽的以文自从与我有了合体之缘后,再也不对我提起萍萍,连男友约她见面她都事先向我报告,还申明跟我打过炮之后,绝对不会再让她的男友碰她一根汗毛,我们只要有空就见面,见面自然少不了将生殖器连在一起,甚至有一次黄昏之时,她与我在公园中闲逛,一时兴致来到,两人走到公园中隐密的树下,她大胆的掀起短裙,将两条美腿缠在我的腰间,跟我大干一场。


色色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