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交换  »  淫荡寡妇美少年

淫荡寡妇美少年

「老闆,最近有什么新片没有?」
「刚到一批,有几张暴力虐待的,要不要试试?」
「哟,有A片啊,拿几张我看看。」
阿僕正在选片,突然声后有一个熟悉的女人的声音,并伴随有一股浓烈的香水味。回头一看,玉阿姨已经站在身后了。
「这…我…我只是…」
阿僕显得无所适从。他手上的牒片上印着的色情图片连大人看了都脸红,可偏偏让玉阿姨看见了。
「害什么羞啊。」玉阿姨拿过阿僕手上的牒看了看,「这几片好看,阿姨特别推荐哦,我看过的。」她又在柜檯上翻了翻,抽出几片塞给阿僕。对阿僕微笑了一下就出去了。
被她这么一笑,阿僕的脸更红了。
阿僕付了钱,揣着那几片,出了店们,头也不回就往家走。
阿僕十六岁,高中一年级。面色白净,戴着一副深度眼镜,斯斯文文,是个标準的美少年。因工作原因,父母常年在国外,所以他长期过着独立的生活。孤独的生活使得他对性有着极度的渴望。但他对同龄的女生没有丝毫兴趣,而是嚮往那些成年女人,尤其是什么都知道的少妇教他各种淫猥的行为,把他当成玩具,虐待他。所以只好每天靠手淫和看黄片来发洩。
玉阿姨就住在阿僕家对面。三十多岁,是个寡妇,很久前死了丈夫,没有儿女。她是一个美艳的少妇,有着一双修长的美腿,一对巨乳在走路时会不停摆动,充满了成熟的女人味。以至阿僕第一眼见到她就被她深深吸引,所以常常拿她当作手淫的对象。
「真倒霉,明明是看準了没人才进去租片的,她怎么会出现的?」
「哎呀…」
当阿僕要穿过一条小巷的时候,身后传来声音。回头看到玉阿姨的高跟鞋后跟卡在下水道铁盖的缝隙里不能动。正光着一只脚,蹲下身,想把卡住的鞋后跟拉出来。
阿僕看看周围没人,便上前去帮忙。
「让我来吧。」阿僕拿出手帕,平摊在阿姨的脚下。阿姨什么也没说,毫不犹豫的把脚放在手帕上。微风吹过,阵阵脚香迎面扑来。
鞋跟卡得很紧,阿僕费了好大劲才将它拔了出来。一抬头,玉阿姨早已抬脚準备好了。
「我给您穿好。」
阿僕就像她的僕人,把鞋恭恭敬敬地递到她脚下。玉阿姨神情泰然地把脚伸进鞋里,穿好后从阿僕鼻子下经过,在地上固定了一下,什么也没说就走了。等阿姨走远,已经消失在巷口了,阿僕还跪在地上,一动不动。阿姨那清香的脚气,那穿鞋时一系列优雅的动作,让阿僕深深陶醉。
过了大约两分钟,阿僕才从梦幻中清醒过来。阿僕小心地把手帕拾起,摺好,放在口袋里。
回家的路上,阿僕一直用手帕捂着鼻子,生怕阿姨那高贵的脚气流失掉一点。
阿僕兴奋地回到家,连饭也没吃,迫不及待地将牒插进机子里看。那几片都是关于性虐待的,都是男人被虐待的场景,看地阿僕血脉喷张,情不自禁掏出阴茎,边揉边看,边看边幻想。幻想着屏幕上的女人就是阿姨,男人就是自己。幻想着阿姨像狗一样对待自己,玩弄自己,折磨自己。几片看下来,阿僕忙跑到厕所,继续手淫,很快就进入高潮,喷射出大量精液。
晚上阿僕正在写作业的时候,电话铃响了。一接电话,竟然是玉阿姨打来的。
「阿僕吗?片子看完了吗?」
「看完了。」
「好看吗?」
「好看,谢谢阿姨。」
「别叫阿姨,都把我叫老了,叫我姐姐。」
「哦,姐姐。」
「乖。」玉姐的声音甜甜的,「刚才有没有边想我边手淫啊?」
「这…是的…」
「射精了没有?」
「射了。」
「这就好。我也是边想你边手淫的,我刚才流了好多水哦,现在还在流呢!」玉姐说着,声音开始有些急促,不住地喘着气,越说越淫蕩。
听着听着,阿僕刚刚耷拉下去的阴茎有勃了起来。
「你有做过爱吗?」
「还…还没有呢。」
「还是个处男啊?」姐姐在笑。
「这…是啊…好丢脸。」
「这太好了,姐姐可以做你的第一个女人吗?」
「这…这真的可以吗?」阿僕简直不敢相信。
「当然啊,姐姐来给你开苞。」
「太好了,姐姐什么时候来?」
「那我今晚8点到你那儿,等着姐姐哦。」
「好的。」
一想到终于可以做爱了,而且是和自己梦寐以求的玉姐,阿僕异常兴奋。以前只是拿她当作手淫的对象,现在终于可以来真的了。
现在6点了,还剩两个小时,该準备一下了。阿僕洗了个澡,换上新内衣裤,还专程上街买了一套新床单铺上,因为今晚玉姐高贵的玉体将躺在上面。然后便坐着焦急地等待玉姐的到来。
晚8点準时,门铃响了。那晚玉姐穿着一身黑色底胸紧身皮衣,挎着黑皮包,黑色皮质迷你裙,黑色鱼网纹丝袜,黑色超高跟长筒皮靴,一直高到漆盖。身材显得细长完美。给人一种不可抗拒的高贵气质,神圣而不可侵犯。任何人在她面前,感觉到的只有自己的卑贱,低下。说她是个真正的女王一点也不过分。
没等阿僕招呼,玉姐便自己进屋,坐到沙发上,将皮包放在桌上,像在自己家一样随便。
「来,坐这儿。」玉姐示意阿僕坐在她旁边。
「有女朋友了吗?」
阿僕摇了摇头。
「不应该啊,像你这种年龄,正是大好青春。姐姐像你这么大,早就不是处女了。跟姐姐说说为什么。」
「我…我喜欢像姐姐这种年龄的女人。」阿僕说了实话。
「平常有没有想姐姐。」
「有。我手淫的时候都在想你。我还常梦到你呢!」
「梦我,都梦些什么?」
「我常梦见姐姐教我做各种淫蕩的动作,我最喜欢的就是给你舔穴舔脚。」
「是吗?那今晚姐姐就让你舔个够。你知道吗,姐姐可想你很久了。姐姐每天都幻想和你性交,我一天要手淫好几次哦。姐姐最喜欢的就是你们这些纯真的美少年处男了。」
阿僕感到兴奋,原来她是个幼齿狂,这正是自己所梦想的。
「那咱们开始吧,你想跟姐姐怎么玩?」
「像录像里的那样。」
「怎么,你喜欢被别人玩。」
「是的。」
「那很痛苦的。」
「能被姐姐玩,再痛苦都是享受。」
「说得好,这句话动听。」玉姐听了很高兴,放声大笑,「把衣服脱了,看看你有没有资格被我玩。」
阿僕忙把衣裤脱了个精光,让自己健美的身体展现在玉姐的面前。这还是至阿僕懂事以来第一次让一个女人看自己的裸体,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地用手将阴茎遮住。

「把手拿开。」
阿僕乖乖照办。
玉姐看到阿僕那硕大的阴茎感到很满意,讚歎不已。阿僕领她进了自己房间。
「躺在床上。」
玉姐也开始解开上衣的钮扣。房间内充满成熟女人的芳香,使得阿僕感到头昏目眩。
还未的阿僕做好準备,玉姐已经将玉唇紧紧贴在阿僕的嘴上。第一次和一个成熟的女人有这么近的接触,阿僕还没来得及仔细欣赏玉姐那天使脸,便已陶醉在芳香之中。阿僕只好闭上眼,任凭玉姐的摆布。
玉姐的舌头伸阿僕的嘴里。贪婪的在阿僕的嘴里舔遍每一个部位。同时,让口水顺着舌头一点一点注入阿僕嘴里。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女人的舌头,又可以喝到玉姐的口水,阿僕觉得又柔软又甜美,也用舌头加以回应。
一阵热吻之后,玉姐抽出舌头,静静地注视着阿僕。
「这是你的初吻吧?舒服吗?」
「是的。」
「想舔姐姐吗?」
「我…好想…」
玉姐和阿僕换了位置,自己躺着,让阿僕压在自己身上。这样,阿僕第一次看到玉姐性感的裸体。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对滚圆白皙的丰乳,看得阿僕不住地吞口水。
「性感吗?」
「是…是的。」
「别光看啊,用手摸啊,你不是想了很久了吗?」
阿僕伸出手,在乳房上轻轻抚摩,柔软,有弹性,有着丝绸般顺滑的触感。
「来吸吮吧。」
玉姐把他的头抱过去,像婴儿吃奶似的把乳头送入阿僕的嘴里。阿僕先吸一下,然后用舌头爱抚。甜美的体臭使阿僕陶醉。
「啊…用力…」
阿僕紧紧含住乳头,用力吮吸,还不时用牙齿轻咬。
「啊…好舒服…就这样…」
玉姐轻推阿僕的头到另一个乳房上。不久,两个乳房上以沾满了口水。
「来,舔这里。」
玉姐伸出双臂,一把抡住阿僕的头,夹在腋下。阿僕的鼻子塞在腋窝里。腋窝是人最会流汗的地方,自然会留下汗臭,但阿僕觉得那里有牛奶般的芬芳味道。伸出舌头舔汗湿的地方,不觉得有特殊的味道。
「啊…好…好舒服…就这样…」
阿僕的舌头继续向下移动,舔过平坦的小肚,再伸到肚脐转动。玉姐似乎很喜欢被舔,丝毫没有让阿僕停下来的意思,一直到身上到处是口水的痕迹。
「舒服吗?」
「嗯。」
「现在给姐姐舔脚,喜欢吗?」
「喜欢。」
阿僕激动万分,平常他最惦记的就是玉姐的美腿,光想像就能让自己心潮澎湃,更别说用嘴舔了。
「你先替我把鞋脱了。」
「是。」
阿僕爬下床,跪在地上,等待着玉姐的玉脚。
「不要用手,用嘴来给我脱。」玉姐提出了条件。
「这…」
「你不是一直都想舔我的脚吗?我的鞋上可有我的脚气哦,不想闻吗?」
「是,我马上给你脱。」
不愧是玉姐高贵的脚,刚送到面前,透过皮靴便能隐约闻到阵阵脚香。阿僕轻轻叼住靴边的拉链,一甩头,将拉链拉了下来。再含住鞋跟,咬紧,用力一扯,靴子便顺利地脱了下来。
「真乖,喜欢姐姐的皮靴吗?」
「喜欢。」
「那姐姐以后天天让你给我脱鞋咯!」
玉姐脱了丝袜,将脚趾塞进阿僕嘴。她似乎很喜欢全身被舔,脚趾在阿僕的嘴里,怕痒似的扭动。玉姐的脚上沾了一些髒物,还有些异味,但阿僕丝毫不觉得髒,能这样舔玉姐美丽的脚,这简直是上天的恩赐。阿僕兴奋得亲吻着每一个脚趾,贪婪地舔遍每一个角落,将脚上的污垢丝毫不留地舔进嘴里。
「味道怎么样?」
「好…真是美味。」
「喜欢吗?」
「是的。」
「果然,我就知道你喜欢舔我,所以我特地有一个星期没洗脚,就是让你今天舔个够。你不仅要给我舔脚趾,呆会儿还得给我舔那里。」
这番话使阿僕心里砰砰直跳,天,原来玉姐是早有『预谋』,这一切都是计划好的。
双脚都舔过后,沿着腿向上舔去,一点一点移向那神圣的地方。
阿僕一头钻进迷你裙,透过一层薄布,闻到成熟女人特有的香味——那其实是尿骚臭味,只不过在阿僕眼里,这以成为天下最香的气味了。
「别急,我让你看清楚。」
玉姐伸手到自己的三角裤,把三角裤的中心向旁边拉开。出现柔软的阴毛和湿润的花瓣。阿僕紧张的吞下口水,瞪大眼睛。上面有发出黑色光泽的茂密阴毛,下面是浅红色的阴唇,向左右分开。内部早已湿润,阴户口周边黏着许多发白的黏液。阴户口有如玫瑰花瓣,有複杂的璧纹,沾上蜜汁,像在喘息。稍上方,很清楚的看到小小的尿道口。
「太美了。」阿僕心里阵阵讚歎,尽情享受着成熟女人阴部特有的香味。这大部份是甜美的汗味,像牛奶发酵的味道,加上尿味等混合,使阿僕为之陶醉。
阿僕把嘴靠在阴核,伸入舌头,从表面逐渐插入内部,在阴道壁上缓缓地摩擦。舌头越往深处越热,越更加光滑湿润,也越加甜美。
「好…好舒服…就这样…再用力…」
阴道在舌头的刺激下,不断的溢出新鲜的蜜汁。阿僕的嘴里和鼻尖很快的变湿淋淋了。
「舔…还要舔…再用力…啊…」
玉姐的呼吸开始急促,忘情地用力扯着阿僕的头髮。阿僕得到玉姐的指示,让舌头在洞里放肆地创动,像蛇一样扭动着。火热的蜜汁像绝堤的洪水涌了出来,溢出了洞穴,顺着大腿潺潺地往下流,不一会儿便将床单打湿了一大片。洪水过后,阴道深处分泌出白色的黏液,随着蜜汁流进阿僕嘴里,有些苦涩,也有些鹹,但阿僕毫不在意。只要是从玉姐身体里出来的,无论什么都是最珍宝。黏液在蜜汁和口水的混合下,不久便没有了味道。
「好…舒服…用力…」
玉姐用柔软的双腿夹住阿僕的头,激动的呻吟着。
「啊…啊…好爽…啊…」
阿僕就这样重複的舔着,渐渐觉得下体在膨胀,似乎全身的血液都涌向这里,一阵胀痛,好像体内有一股力量要外泻。阿僕知道自己要射了,但是怕玉姐怪罪,一直忍着不让它射。
「好了…快…快插我…我受不了了…」
玉姐终于下令让阿僕插她。阿僕爬了起来,握住肉棒,摆好了姿势就向洞口扎去。可就在这时,令人想不到的是发生了。就在肉棒将要插入的时候,阿僕只觉的下体快要爆炸一般,再也忍受不住了,白色的精液像炮弹一样喷射出来,喷地玉姐满肚子都是。射精后的肉棒顿时失去了生气,耷拉了下去,没办法再做爱了。
发生了这种时,阿僕一时不知所措。玉姐等了半天也不见阿僕行动,等发现阿僕已经射精了,顿时怒火冲霄,坐了起来,对準肉棒一巴掌拍了下去。将阿僕疼地抱住阴茎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他妈废物,还没插就射了,这么长一条棒拿来装饰啊!」
「姐…姐姐…我平时手淫的时候真的可以来很久的,今天…」
「算了。」玉姐平静了一下,怒气降了下来,「可能是你平时都是用手淫,今天让你来真的,一时适应不了,以后慢慢锻炼就好了。那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得走了。」
「姐姐,今晚就在这里陪我好吗?」
「不行,明天白天走让人看见了不好,以后有的是机会,不急这一时。」
玉姐穿好了衣服,提了皮包走了。临走时嘱咐了一句:「我还会找你的,等我的电话。」
一星期后,玉姐又给阿僕打电话,这次是在玉姐家。有了上次的经验,阿僕这个星期一直在苦练『技艺』,每天手淫不下八次。为的就是下次和玉姐做爱是可以保持最长的时间,让玉姐满意。
到了玉姐家,按了门铃。玉姐立刻出来开门,玉姐领他进去。进入客厅,在沙发坐下,拿了瓶可乐给他。
阿僕四处看了看,这里似乎并不像阿僕想像地那么整洁,屋里显得有些杂乱,好像好久没整理过了。湿衣服,丝袜到处挂着。桌子堆着空易拉罐和几件内裤。垃圾篮里除了垃圾还有成堆用过的安全套。
「看来我并不是姐姐唯一的男人。」阿僕想到这些,心里有些难受,但是马上就想通了,「像姐姐这么高贵的女人,一个男人怎么够消遣呢?历史上的女王不是都有很多男人。自己能做她的男人以是求之不得了。」
「想姐姐了吗?」
阿僕点了点头。
「今天不会像上次那么快就射吧?」
「不会的,我练了很久了。」
「我给你看个东西。」
玉姐进了里屋,不久就出来了,手里拿着一样东西,递给了阿僕。阿僕接过来,是一本色情杂誌。这种杂誌是香港出版,内地上一般买不到,阿僕以前在一个朋友处借到过看过,没想到玉姐竟然也有这种杂誌。
「你翻到二十八页。」
阿僕翻到那一页,标题是『大陆色情少妇』,接下去的几页是一个裸体的女人的彩照,在风骚地做各种动作。阿僕仔细一看,竟然是玉姐,下边还清楚地印着她的名字,地址。没错,就是她。
「姐姐,这…」
「吃惊了吧,我一直都在给这本杂誌投稿,可以赚很多稿费的。姐姐的身体美吗?」
「美。」
「这么美的身体不拿来让人欣赏不是浪费了吗?这样既能让男人欣赏我的裸体,又有钱赚,不是两全其美吗?我有好多朋友都在给这种杂誌投稿,轻轻鬆鬆就能赚很多钱。」

「你再翻到六十页。」玉姐接着说。
阿僕翻到那儿,还是玉姐的照片,只是多了一个男人,但脸上被做了马赛克,给玉姐舔脚,舔穴。
「知道他是谁吗?」
阿僕摇了摇头。
「就是你啊!」
「这…」阿僕大吃一惊,说不出话来。
「奇怪了吧,其实那天在你家,我的皮包里有一部摄像机。所以那天我们做的事都被拍下来了。我已经把它寄给出版社了,他们还打算把它做成VCD。」
「但是会被人看到的。」
「怕什么,这种杂誌这儿是买不到的。我是因为有投稿,他们才给我寄几本。再说,你的脸也被做了马赛克,就算被人看到也认不出你啊。怎么样,姐姐是喜欢你才特别把你介绍给他们的。」
「但是…」
「就这么办了。这是你的稿费。」
玉姐掏出几张钞票塞给阿僕。看到钱,阿僕多少有些动心。
「姐姐,我不要钱,只要能和你做爱,我一分钱都不要,这些钱都给你。」阿僕把钱还个玉姐。
「这钱是你应得的,姐姐不要,你拿着。」
「不,正是因为有姐姐,我才有了这赚钱的机会,这钱是我报答您的。」
「那好吧,这钱我先替你保管。」玉姐把钱收下,「我已经和出版社谈好了,从这一期起以后就会有我们的专栏,名字就叫『多情少妇淫少年』。你看下面的那段文字。」
阿僕这才发现有一段文字:「阿僕,十六岁。我是一个高中生,因父母在外工作,长期的独自生活使我感到十分空虚。我渴望做爱,不知不觉,我沉迷在手淫里。我每天都在进行性幻想。我特别希望有一个淫蕩的成熟女人来教我各种淫猥的性行为,特别是三十岁以上的以婚女人。终于有一天,我遇上了我生命中的主宰,我的主人。她就是住在我家附近玉姐。她给了我真正的性爱,让我感受到做性奴隶的快乐。」
接下去的内容便是玉姐教导阿僕如何性交,如何像奴隶一样玩弄,蹂躏阿僕。描写地十分露骨,噁心。阿僕看得热血沸腾。
最后还有一句:「我希望能和所有淫蕩的妇女做爱。有想要我的女人请和我联繫。」下边的地址是玉姐家的。
「怎么样,姐姐写的都是你的心里话吧。姐姐知道你喜欢成熟的女人,以后你就是明星了,就可以和更多女人做爱了。」
「谢谢姐姐。」
「谢倒不用了。只要你以后多干活,和姐姐多录像,赚钱给姐姐花就可以报答姐姐了。」
「是。」
「那我们干活吧。上次的照片出版社很满意,像你们这种未成年的美少年是最受欢迎的,所以要我们拍一些特别的。你说拍什么好呢?」
「你拿主意吧,我什么都听你的。」
「那…」玉姐想了想,「我们来玩SM游戏吧!我做女王,你是奴隶。」
「好…」阿僕连声答应,心里求之不得。
「今天拍一组厕所里的」
「是…」阿僕跟她进了厕所,里边早已经安好两部摄像机。
「来,躺到浴缸里。」
阿僕照办。玉姐站在旁边,盯着阿僕的裸体看了好久。
「你真的喜欢吗?」
「是的,我想了很久了。」
「你实在受不了了就喊出来。我很久没有折磨过像你这么可爱的男孩了,今晚我要痛痛快快地爽一爽。」阿僕看到玉姐的眼睛发出闪亮的光泽,身体不由得颤抖一下。
玉姐启动了摄像机。
「你喜欢被我凌辱是吗?」
「是…」
「你求我,求我凌辱你啊。」
「求姐姐…」
「慢着…」玉姐打断了阿僕,「还叫姐姐?从近以后就叫我主人。求我,就应该像狗一样。」
「是…奴才求求主人凌辱我。」阿僕苦苦央求。
「别急,先让我玩玩你。」
玉姐蹲在浴缸旁,轻轻地揉搓着他的阴茎,翻开包皮,火热地凝视勃起至极的龟头。阿僕的龟头散发出新鲜的色泽,在玉姐玉手的玩弄下微微振动。
「舒服吗?」
「舒服。」
玉姐站起身,朝他脸上用力吐一口唾沫。正好砸在鼻子上。粘粘的唾沫顺着脸呷流入阿僕嘴里。温暖粘稠的唾液带着玉姐特有的口香,激起阿僕无限的快感。
「喜欢吗?」
「……」阿僕点点头。
「你还喜欢什么?」
「只要是主人身上的,我都喜欢。」
「果然,我猜也是。就像上次一样,你连我的屁股洞也舔。今天还要舔哦!」
「好的。」
「我大便完都不擦的,你还要舔吗?」
「嗯!」
玉姐喜欢的就是阿僕这种肯听话,什么也不懂,一心只想和心爱的女人做爱的单纯少年。
「还要吗?」
玉姐再度吐口水。大团黄绿色的浓痰,沾满阿僕整个脸。
玉姐站起身来,跨在阿僕身上。
「想喝吗?」
阿僕立刻明白她的用意,点头同意。
不一会儿,玉姐胯下开始滴出水来,正好落在阿僕勃起的阴茎上。慢慢地,尿滴越来越多,不久便形成一条晶莹的细流。玉姐一边排尿,一边移动身子,让尿浇遍阿僕的身子。就在尿的力道衰弱时,来到阿僕的脸上,沖走脸上的唾液。阿僕张开嘴接受,尿準确地浇入他嘴里。淡淡的味道,悠悠的尿骚香,暖暖的,一点也没有产生排斥感,却让阿僕产生一种从未有过的美妙感觉。
「真乖,好喝吗?」
「唔!」
玉姐终于把尿排完,然后蹲下来,将湿淋淋的肉缝压在阿僕的嘴上。
阿僕伸出舌头舔有尿味的水滴。

「你就舔吧。还要深一点,到里面....」
玉姐的呼吸逐渐急促,在阿僕的脸上扭动。阿僕觉得尿味逐渐消失,出现蜜汁特有的淡淡酸味....。
「嘻嘻!美少年给半老徐娘喝尿,肯定受欢迎。现在该给我舔屁股了。」
玉姐将身子微微向前一移,整个屁股很自然地坐在阿僕脸上,屁股沟紧紧地贴着阿僕的鼻子。阿僕为舒畅的窒息感发出哼声。
阿僕伸出舌头,在屁股洞周围舔触。上边粘着些东西,是些乾燥的块状物,伴随着扑鼻的腥臭味。
「原来主人上厕所真的不擦的。」
阿僕将大便一点点都舔进嘴里。乾燥的大便遇到口水便在阿僕的舌尖化开,变地很粘稠。混合着嘴里残留的尿味,就像正在发酵的美酒,吐露着独特的芬芳,让阿僕为之陶醉。
「美女的大便果然不一样。」阿僕心里暗想。
经过阿僕的舔摸,玉姐进入了高潮。从肉洞溢出的蜜汁,流到了阿僕的脸上。
「快…快给我…我要你…插我…」
玉姐声音急促。阿僕还未反应过来,玉姐以将身子往后移,一把抓住肉棒,对準洞口,坐了下去。玉姐不是一个凡人,在这方面可谓身经百战,玩过的男人也不记其数,可她的阴部却仍像处女的一样,紧绷绷的,没有丝毫的鬆垮。所以阿僕的肉棒几乎是被硬生生的挤进肉洞里。
「啊…好…好舒服…插我…」
玉姐不停地抖动身子,肉棒顺势抽动。龟头和阴道壁的摩擦声,肉体的碰撞声,呻吟声,合成一曲完美的性爱协奏曲。
「好…就这样…插深点…啊…」
玉姐的洞就像一个无底的黑洞,已经插到根部,仍未到底。
「啊…好舒服…还要插…」
玉姐露出陶醉的眼神说。阿僕拚命的克制射精的慾望,继续抽插,享受摩擦的美感。溢出的蜜汁从他的阴囊湿到大腿根,起了润滑剂的作用,使肉棒在洞中活动地更自由。抽插时,听到噗吱噗吱的淫糜声。
「啊…要了!啊....太舒服了!」
玉姐大声说过后,身体向后靠,,开始痉挛。阿僕压在她身上也能形成弓形,阿僕有如骑在野马的身上,只顾把阴茎深深的插入里面。可是肉洞里的蠕动,使他的全身进入快感的风暴之中。
「啊…我受不了了…我…我要射了。」
阿僕连忙将阴茎抽出。在抽出的最后一瞬间,喷出大量的精液。
玉姐仰起头,深深感受到精液带来的热感,然后突然失去力量。阿僕射出最后一滴后,全身无力的欣赏快感的余韵。
之后,两人回到卧室,又连续干了三次。接着,阿僕又被铁链锁着,让玉姐折磨,凌辱了一番,直到凌晨才结束。这一切也全部录像。
「很好,你今天表现很好,我很满意。」
「谢谢主人夸奖。」
「你可以回去了。下次我需要的话,我会通知你的。」
两星期后,阿僕又被玉姐叫了去。
「上回拍的已经出版了,很受欢迎,所以稿费比上回多。出版社让我们多拍一些。」
玉姐塞给阿僕一些钱还有杂誌。
「我不要钱,能和您做爱我就满足了,这钱就算我孝敬您的。」
「叫你拿你就拿着,以后还会有更多的。」
玉姐强迫阿僕收下钱。
阿僕翻开杂誌,很快就找到自己和玉姐的照片,还做了专题报告。
「真不好意思。」
三个月过去了。这三个月以来,阿僕几乎每天都在玉姐度过,有时两人玩,有时玉姐会叫她的女伴来一起分享阿僕。后来不知为何,玉姐便不再联络他。今天难得的接到玉姐的电话,阿僕迫不及待的赶去。
一路上,阿僕回想前一次和玉姐玩,三个女人同干阿僕一人。另两人一个是玉姐大学同学,是个有夫之妇,一个是个年轻的妓女,只有十九岁。一想到又可以玩四人游戏,阿僕立刻有了反应。
「出版社来信了,有些女读者看了杂誌对你很感兴趣,写信来要求认识你,要你做她们的情人。」
玉姐掏出一叠信。
阿僕正给玉姐舔靴。
「我不要,我只想做主人的情人。」
阿僕愿以为会得到主人的称讚,可是玉姐说出意外的话。
「不,我和你已经结束了。」
「什么!」
「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我从开始就没喜欢过你。我只是把你当作供我享受的玩具罢了。我喜欢的只是你的童贞和你的纯真。你的童贞我已经得到了,而你的纯真现在已经没有了,我对你已经不感兴趣了。明白地说,我已经把你玩腻了。」
阿僕简直不敢相信玉姐说的,当场跪下抱住玉姐双腿痛哭哀求。
但玉姐毫不留情,飞起一脚,準準地踢在阿仆下巴上,将他踢出几丈远。尖尖的靴尖将阿僕的下巴戳了个大洞,流血不止。
玉姐冷漠的表情,使阿僕感到心痛。
「不过你也别伤心。我已经把你介绍给其他女人。她待会儿就会来。这是你的劳务费。」
玉姐甩给阿僕二十元。
「可是我最喜欢你....」
「说这种话也没有用的。真的喜欢,不如认识更多的女人,能学到很多,也会很快乐的。你也知道,你和我作过的事可都录像了,你还这么年轻,这些录像如果都公布出去对你的将来估计会有很大的影响。你如果真的喜欢我,那就乖乖听我的话,替我工作,给我赚钱。这对你也是有好处的。」
「可是…」
「姐姐毕竟是疼你的,我给你介绍的可都是淫蕩,有经验,还会折磨人的阿姨,这种女人可都是你最喜欢的哦!」
阿僕仍旧依依不捨的想说话时,门铃响了。
「今天已经叫来一位阿姨,你现在就去她家,和她好好的玩吧。」
阿僕向门口走去。打开门时看到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女人站在那里。
「好可爱的小弟弟,太好了。」
胖胖的阿姨拉阿僕的手来到停在外面的汽车。这样的身材和姿色对阿僕还是很有魅力的,但还是觉得玉姐出卖了他,感到很伤心。
「我会好好疼你的。听说阿玉训练了你很久的。」
她一面开车,一面露出好色的眼光看阿僕。同时把手伸到阿僕的裤裆里,放肆的乱摸。
「阿姨,我今晚有些不舒服,我们明天再玩好吗?」
「这怎么行。我花了五百块钱的,哪能让你走。」
阿姨说着,掀起了裙子。
「来,在这儿先给我舔一下。」
强行将阿僕的头按到自己的大腿根处……


色色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