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激情  »  儿子是地狱使者

儿子是地狱使者

发育时期的我不是拖著女孩子的手,而是被牛头马脸拖著走,说起来也真奇 怪,我在阳间很怕鬼,现在我死了反而不会怕,难道是同类的关係。 我以后会永远记著一句话『马路如虎口』。 我就是命丧在虎口中! 来到阴间好像来到一个乐园,没有老人和小孩,全都是中年鬼,他们说阴间 没有岁数,到这里的鬼,都会变回原来的样貌,哈哈! 经过判官和阎王的审查,我死得很明白且有理,所以会发回阳间享用例假, 等四十九天后回来报到。 不过我现在不能回去阳间,一定要过了七天才可以回阳间,原来要在这等阳 间的授权才能回去,就是人间说的『超渡』。 终于等到第七天了,我在阴间的手续全辨妥,我在阴间的『阳间领事馆』辨 好了探亲证,免得被阴间的移民官告我偷渡。 我就这样飘著回家,感觉好像超人一样,漫游太空,虽然路途遥远,幸好没 有交通灯,只有小鸟的碰撞。 终于回到家里了,一个人影也没有,马上合指一算,原来母亲送父亲到机场, 父亲可要赶著去日本看管生意,怎样说都是新创立,要亲力亲为。 又是一个人在家,不过我早就习惯了,母亲是一位银行总经理,所以很忙都 很少会在家,也许这就是我的死因吧! 有人开门进来! 是母亲回来了,我马上飘向前看清楚,她的眼睛浮肿,哭太多的原因吧? 母亲回来又上香给我,是纯正的檀香,想不到我真的要『吃香』。 「儿子!母亲很掛念你,你现在怎样了?下面有人欺侮你吗?有什么事要跟 牛头马脸讲,别和其它的鬼打架呀,你有什么需要可以报梦给母亲,钱够用吗? 下面的指数高很高,纸币都是过千万的,你对数目字又很白痴,别让鬼骗了,买 东西要记著和人讨价还价呀!省点用!」 怎样母亲她像很熟悉阴间的行情? 我回应了几声,母亲都没有反应难道她听不到?对了!我可以报梦给她呀! 晚上母亲很早便上床了! 我吃了几根香,感觉上好像有活力了,于是我用阴间前辈所教的一些普通法 术,报梦给母亲。 我闭上眼睛,然后念了一些我不懂的话和手示,突然母亲开口说:「是儿子 吗?你应一下母亲呀!」 我看了一看,母亲是闭著眼睛睡著的,哈哈!这报梦的法术还真管用。 「是我呀!妈您好吗?」 「儿呀!母亲想死你了!你怎样了?」 我听后心想,这回我真的让您给想死了,您如愿似赏了 「妈我很好,谢谢您烧了这样多的东要给我,不过您可要烧多一点给我,您 给我的钱刚好全交去阴间产业税了!」 「儿子你放心,明天母亲会烧多一点给你,你下面冷吗?」 「我刚刚吃了您烧的香,不冷了!父亲好吗?」 「他很好,只是在忙新公司,你有什么事情要我替你做的吗?」 「没有了!我只是想念您,妈!」 「母亲一样很想念你,对了,你有什么事和心愿吗?」 「妈我只想向您赎罪,我生前很多次想求您宽恕了,不过可没勇气承认!」 「什么事?你现在讲,母亲一定会愿谅你的!」 「那我讲了,妈您可别骂我,想不到我死后才有勇气,真是不孝!」 「儿呀!你快讲吧!母亲一定会原谅你的!」 我心想你当然会原谅我啦,难道你还会打我不成? 「妈!我曾经偷看您换衣和冲凉!」 「什么?你偷看我换衣和冲凉?你还有偷看我什么?」 母亲听了后用很羞的语气的问我。 反正我都承认了,也不用怕了,乾0D 「妈!我曾经半夜窥探您的房间,看见您在…!」 「儿!你看到母亲什发么了,快点讲,母亲不会怪你!」 「妈!我看到您在……手……淫……!」 母亲惊叫了一声,醒了! 母亲醒来后的样子,脸上满脸通红,她的头还东张西望,脑海好像在回想梦 所听到的事实,有自我分辩梦里说的话的可靠性。 没多久,母亲又再一次睡著了。 我又在发多一次功! ******************************************************************* (二) 母亲回到睡梦中,她又梦见我了,这次她的语气,不像刚才那样惊慌了。 「妈!您是否在生我的气呢?」 「儿!不是,你都什么了……那还会气你呢?妈只是觉得很羞罢了!」 「妈!我真的死不冥目,我出世的时候,就饱受针药之苦,八岁开始你们每 天顾著工作很少陪我,接著我要面对上学的苦,如果我知道我会早死就不用读这 么多的冤枉书,直到我发育时期,还没看过女人的身体,没接触过女人就死了, 妈!您说我惨吗?会明目吗?呜……」 我真的不甘愿这样就死,在人间这一趟算是白走了。 「儿子!这是上天注定,妈也不想呀!鸣……」 「妈!我在人间还没接触过女性,没看过女孩子的身体就死,我真的死最不 冥目,现在下面的鬼魂笑我白痴!」 后面那一句是我自已加上去的,反正这种骗话,母亲又不会折穿的。 「儿了!过去就算了,你就别气坏了,反正你也…偷看……过。我……冲凉 !」 「妈!最可恨的是我自已笨,当时没看到呀!您说我失败吗?」 「什么?儿你没看到我的…吗?你不是说半夜看到我……手……淫吗……?」 「妈!那晚您房间没亮灯,我看不到呀!只是听到您的叫声和动作!」 母亲中笑了一笑说:「那是你笨呀!」 我觉得自已真的很笨,竟然两三次都看不到。 我为了博取母亲更大的同情,于是决定再撒多一次谎。 「妈!生前没见过女人身体和做过爱的鬼魂,到了下面会给鬼欺侮,还会给 他们笑,听说投胎也会比其他的鬼慢所以你儿子现在真的很痛苦!」 母亲听了后显得很懮伤,天下的母亲都会偏爱自已的儿子,这个消息给她知 道后,她又怎会不伤心呢? 「儿子!妈应该怎样才能帮到你呢?」 母亲这样一问,我即刻心花怒放,奸计应该会得逞了,但我从另一方面想, 我回家不是和母亲谈亲情,而是回来找她谈色情,会过份吗? 末渡过发育期的鬼魂,就是这个样子了,这不能怪我是天理呀! 「妈!我想看看女人的身体,我不想在下面给其他鬼欺侮!」 母亲听了后很难为情的说:「我到那找女人给你看呀!色情图片行吗?」 「妈!图片当然不行啦!」 「儿子!那你要妈如何帮你呢?」 「妈!您不是女人吗?」 「什么?你是说要妈脱了衣服给你看?」 母亲大吃一惊,在现实社会中,那会有儿子对母亲说这样的话,何况母亲还 是浸过高等的教育,兼高级行政人员呢? 妈不相信我会说如此不孝的话,脸上表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态。 我只好硕著头皮往上顶了。 「妈!这是您唯一能帮到我的方法,要不然您叫我到那找人帮忙呢?」 「儿!这………太突然了!」 「妈!您就可忴我吧,我在世的时候,您和父亲就忽略我,因此我才会遭到 车祸,假如您当初能给我多一点管教,相信我就不会遇上此劫了。」 母亲听了后说:「儿!妈以前太重视工作了,想不到会造成对你的疏忽,妈 实在对不起你了!你不会怪妈吧?鸣…!」 「妈!我怎会怪您呢?只希望您能完成儿子的心愿!」 「儿子!你让妈考虑一下吧!明天我会稟给你听的!」 「妈!希望您会答应!我要回去报到,明天再上来找您,晚安!」 「儿!你要多小心呀!」 我向母亲说明一切后,便跳出她的梦境。 母亲醒了后,她好像在回想梦境中的话,接著向四处望了一下,神色半信半 疑之间下了床。 母亲走出大厅坐在沙发上,她沉思了一会,便拿起电话拨给了父亲。 「老公!我刚才梦见儿子了!」 「是吗?太太你要多照顾身体呀!你梦见他说什么吗?」 「老公!我怕你听了儿子的话之后会吓坏你!」 「太太!你梦见儿子说什么了?他要我们烧东西给他吗?」 「老公!儿子不是要我们烧东西给他,他是要我……脱。衣服给他看!」 「什么?你不是开玩笑吧?」 母亲便把梦里的一切,一五一十告诉了父亲。 「太太!我想你是记掛儿子罢了,这只是梦境你不用怕,你想得太多了!」 「老公那我要怎样回答儿子呢?」 「太太!这只是梦呀!你不必太认真吧!」 「老公!可是我很担心儿子在下面,是否真的被鬼欺侮…哎!」 「太太!我想你是很久没和我做爱,所以在日有所思的情况下,出现这个梦 境,对了,我不在你身边,你自已有手淫吗?」 「老公!你怎么讲到这个话题了,我是有想过,但不是你说的日有所思啦!」 「太太!如果你想心安的话,你就脱一次衣服给儿子看,反正在家里也没关 系,你也可以求个心安睡个好觉呀!」 「这……我还是想想,总有点怕!」 「太太!听你今天的语气好像有点怪怪的,你是否想做爱呢?有需要?」 「我需要是正常呀!我们都半年没做了,今天我真的好像有点想要的感觉!」 「你今晚就用我送给你的假阳具,等我这里的事情辨妥,再给你做补偿了!」 「…这…又……用那……支……?」 没多久他们就收线了。 ******************************************************************* (三) 母亲和父亲通了电话后,便回房间睡觉了。 我飘过去母亲的身旁,看见母亲憔悴了很多,相信她是为了辨理我的身后事, 所以才会累成这个样子,从她浮肿的眼睛,知道她也流了不少泪! 此刻我想起我自已真是不孝,都是我一时贪玩才会遇上车祸,害得母亲如此 伤心,结果害了父母晚年无子送终! 我竟然还无耻的要母亲脱衣服给我看,我真的不孝呀! 我间始后悔向母亲提出了这个要求,在良心的责备下,我决定不要难为母亲 了,唯有再次进入母亲的梦中,告诉她不必脱衣服给我看了! 正当我要施法术的时候,我突然见到母亲衣领上雪白的肌肤,让我停顿了一 会,我还嗅传来的体香味,我很自然做个深呼吸,真香呀! 我的眼睛更加自然,从母亲衣领口望进了里面,看到白色的乳罩和雪白的乳 球,母亲的乳房也不小,可惜我看不到乳头,为何母亲会戴胸围睡觉? 难道母亲怕乳房会下垂,所以睡觉都要用胸围撑著它不成? 这一幕把我刚才的念头打消了,还变本加厉希望能更进一步,现在不只想要 看,最好能摸一摸呢! 母亲睡得很甜,我不想再打搅她了,就让她好好的睡一觉吧! 我回到了阴间,反正阴间很多地方我都没到过,于是便四处逛逛。 我飘到了一个地区挺热闹的,而且好多鬼也来了,于是我放慢了速度,仔细 观察四周有什么玩意? 突然我发现有一条鬼龙,在排队买入门票,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便上前一 看,原来是邓丽君的演唱会,想不到她到了阴间,还有那么多的支持者。 听歌我可没兴趣,毕竟老歌比较适合老鬼听,我还是等待陈慧琳吧! 我就这样漫无目的飘著,我见到一个鬼很怪的,他只有一只手肩膀上有一只 大雕,我可以肯定他不是刘德华,是真正的==扬过!但却不见了小龙女,后来我 听说她给一个姓钟的判官,抢去当了他的小老婆。 突然眼前一亮,我吓了一跳,原来是腾讯的鬼差来找我! 「收信件,阳间送过来的!」 「谢谢!你们辛苦了!」 「你下次申请一个传呼机,我们就不会辛苦了!」 「好的!鬼大哥下次我会申请的,还有别的事吗?」 「有!你还没给我们茶钱!」 想不到阴间比阳间更贪钱,竟然光天化日的讨茶钱,腾讯出来的都不是好东 西,我只好心痛的给了,这一给就要给伍千万,因为没有小钞呀! 鬼差走后我马上折了信件一看,原来是母亲传过来:儿子!昨晚我做了一个 梦,不知道真的是你吗?还是我胡思乱想,如果昨晚真的是你,那母亲现在就给 你答覆,我答应你的要求,我今晚十二点会把衣服脱了给你看,满足你的心愿, 不过我十分钟便会穿上衣服了,如果你真看到,你就在梦里告许我,让我知道是 否真的是你?好吗?母亲字! 我看了信后太高兴了,母亲终于答应我的要求,但是阳间十二点,阴间是几 点呢?哎呀!我不知道阳间和阴间的时差是多少呀? 当我正在想时差的问题,突然见到另一个很熟悉的身影,我马上飘上前一看, 原来是生前住在隔壁的林嫂! 林嫂是一位很美丽的妇人,她是属于越看越美的极品,身栽更是一流,我曾 经见过她拿出来晒的乳罩可不小呀! 林嫂和我母亲是好姐妹,每天都会见面和逛街。 我记得她的丈夫外面有另外一个女人,她受不起刺激,最后吊颈自杀的,听 说吊死鬼的舌头都会很长,那口交的感觉会是怎样的呢? 「林嫂!您好,我是小强呀!」 「小……强……!真的是你呀!怎么你会…到这……?」 我上前捉著林嫂的玉手,她好像很高兴见到我似的,也许是他乡遇故知吧! 我们很热情的拥抱,果然我没猜错,林嫂的乳房真的很大很实,顶到我的胸 部都凹了,她匆匆和我交换了地址,她叫我一定要去探访她,现在她要到第八层 补领身份证,因为两天前她遗失了身份证。 我和林嫂约定后便各有各忙的了。 我还是提早回阳间的家,免得错失良机! 我回到阳间的家,看见母亲坐在沙发上沉思,没多久我见母亲的脸上,露出 很害羞的神色,而且还泛起红霞。 原来母亲脸红是如此般的美呀! 母亲从沙发站起来,走进我生前的房间,拿了我的桌上的相片,走进她的房 间了! ******************************************************************* (四) 母亲把我的相片放在梳妆桌上,她一直望著我的相片,接著在相片上亲了一 下,我想要是亲在我的身上那多好呀! 母亲亲了之后脸上很红,她的手紧握著拳头,相信此刻她的心情很紧张,她 还不停望著墙上的鐘,我也回头看看几点了,就快十二点了,这时候我心也不禁 的紧张起来,就快可以看到母亲脱衣服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母亲开始在房间走来走去,她是希望时间快点到呢?还 是不想这么快到呢? 终于十二点到了,母亲停止了步行,对著我的相片在自言自语的说:儿子! 妈成全你了,为了不想你在下面给其它的鬼笑你,所以现在脱衣服给你看看女人 的身体,本来我想找别的女人脱给你看,可是我自已却想脱给你看,也许我想对 你做一点补偿吧!我不知道我发的梦是否真实?我不脱给你看,总是觉得很不安 心,如果真的是你报梦,希望你看了后会冥目吧!你另一个请求是想和女人做爱, 我确实有想过成全你的要求,可是现在已经不流行冥婚了,所以我很难找到对像 给你,如果你真的想和女人做爱,那只有妈来成全你了,目的是希望你能早日安 息!这也是妈能为你做最后的一件事了!妈现在脱衣服了,如果你真的有灵,你 可别摸我呀!我还没有心理准备,儿子,我现在脱了,你看吧! 母亲向房间四处望了一下,然后间始解开衣服的钮扣,我急忙飘过去母亲身 旁,这是我期待已久的愿望,今天终于实现了! 当我飘过去母亲身旁的时候,母亲的身体突然抖了一下,她脸上露出惊吓之 色,口中说:儿子是你来了吗? 母亲很傻的问了这句话,如果我回答她,后果将不堪设想! 当然我也说不出话! 我把头俯在母亲的胸前,我看到母亲胸前一对丰满的乳房,还有传来阵阵的 乳香味,我开始陶醉在母亲怀抱里! 钮扣一粒一粒的解开,我看到雪的的乳球和白色的乳罩,我很紧张的看著, 嗅著,钮扣终于全解开了! 母亲接著两手捉著睡裤往下的一拉,一条窄小的内裤,呈现在我眼前,我从 未见过母亲这性感的一面,太迷人了! 这时候母亲更加的紧张,她把双手伸到背部,然后胸前一挺,把乳罩的扣也 鬆了,接著她两手把乳罩一拉便脱了下来! 我现在看到的是一对真正的乳房,母亲的乳房像竹笋般一样,完全没有下垂 的蹟像,还是高高的挺起,乳头虽然不是粉红色,但也是属于嫩红的顏色! 母亲走了几步吸了一口气,然后把身上的内裤也脱了下来,我马上蹲在阴部 前面一看,母亲的阴毛不是很多,但可以看出这个阴户保持得很好,两旁阴唇的 肉没有一点皱纹,还是一片嫩红,跟本不像生过孩子! 我将鼻子靠近母亲的阴户上,嗅不出一点异味,可爱极了! 母亲脱光了衣服后,在房间走来走去,我知道她给我十分鐘时间,所以才会 走来走去的。 我一直看著母亲的裸体,希望永远能停留在这十分鐘里,母亲走了几转后, 她的手有意无意的摸了摸乳房,我好奇的上前看,发觉母亲的乳头,不知道什么 时候硬了起来? 母亲打开了衣柜,拿出了一个盒子,我发现原来盒子装著一条假阳具,对了 这是父亲送给母亲的礼物! 难道母亲脱了衣服后起了慾念? 我马上蹲下看看母亲的阴户,发现母亲原来真的起了慾念了,她阴户的道隙 中已涌出了少许的淫水,湿了! 母亲拿起了假阳具摸了几下之后,又向房间四周望了一遍,最后她还是把假 阳具放回盒子里,叹了一声,便穿回了衣服! 我很奇怪母亲为何会打消念头呢?难道他怕我看见,还是有什么原因呢?我 只好等她上床睡觉再报梦问她了! 母亲穿了衣服后便上床睡觉,她和昨天一样还是戴上胸围睡,但她今天却没 有穿上睡裤,最后她把内裤也脱下,丢在地上了! ******************************************************************* (五) 母亲上了床后,将床头的纸巾移到身旁,然后在被子里把内裤脱了下来,我 感觉好奇怪?于是我呆一旁看看母亲想要做什么? 母亲在床上闭上双眼,她完全没有睡意。过了没多久床上有了动静,母亲身 体开始有动作了,脸色也开始转变! 我马上飘进被子里一看,母亲身上的乳罩,刚才虽然没有脱下来,但现在已 经把乳罩上的扣解了,一只手抚摸著乳房,利用手掌心去磨擦乳头,慢慢用力加 重揉搓动作,乳头在姆指和食指扭弄之下也发硬了,而雪白的乳球现在也留下了 红色的指印。 母亲很陶醉在抚摸乳房,很快她已经发出呻吟声,她完全投入在幻想的世界 此刻她享受著,突然,她的一只手离开了乳房,慢慢的往下移,经过小肚直达阴 户上。 阴户上有一小堆的阴毛,阴毛下面有一条阴道,阴道的淫水细细的往外流, 两旁的阴唇都沾上了水渍!母亲的手指抵达后,双腿很自然的张开,手掌停留在 阴毛上,中指却偷偷的往下移,寻找那发痒的阴蒂! 终于母亲找到阴蒂,她马上在阴蒂上揉搓,慢慢加速的挑动,她的另一只手 也移到阴道口,立刻挑开两旁的阴唇,将中指插了进去。 母亲的手指插入阴道后,身体不停的向左右两摆动,还发出悽惨的怨声和淫 叫声,母亲一边摸一边的呻吟,她似乎受不了手指带给她的刺激,但她的动作却 没有停下来,反而还不停的加快,拚命的抽插。 最后,母亲一声尖叫中,结束了一切! 我见母亲如此畅快行乐,也为她感到高兴,母亲日前忙于劳累我的身后事, 想必很久没有行乐,这次她能开怀的追求乐趣,是一件好事。 母亲洩了精之后,随手拿起身旁的纸巾清理下体,然后把纸巾丢在地上,便 睡觉了。 我忍不住又跑进母亲的梦乡! 「是儿子吗?您来了?」 「妈!谢谢您!儿子来了!」 「真的是你呀,儿子!对了,你来了多久?」 「我来很久了!妈!」 母亲听我这么一讲,脸上露出惊慌之色。 「儿子!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妈!我全部看到了,谢谢您!」 「什么?儿子你是说全部都看到了?」 「是呀!妈您刚才为何不用盒子里面的东西呢?」 「我……我……太羞人了!算了!你在下面可好?」 「我在下面还是老样子,因为还没有和女性做过爱,总是让他们笑!妈,您 很美!以后我还能偷看您吗?」 「儿子我很羞呀!刚才的事都给你看到了,以后我想躲也不行呀,我怎能阻 止你呢?不过你可别让其他的同伴看呀!你也不以摸我的身体!」 「妈!我怎会让其他的同伴看呢?您是我妈呀!不过您可以放心,我现在想 摸也摸不到,也许我的道行不够吧?您说要为我娶个老婆真的吗?」 「儿子,我有想过给你娶一个老婆,但现在实在没有人肯答应呀!」 「妈!其实是不用娶那么麻烦的,只要和我做一次爱就行了,不过现在我想 做也做不到了!」 母亲听我说了后,显得心里很不舒服似的,但这次她没有流眼泪,只是流露 无奈的神情罢了。 「儿子!你真的那么想和女人做爱吗?但你现在………能吗?」 「妈!我不知道行吗?我现在跟本摸不到任何东西,我刚才有衝动想拥抱您, 但我没得到您的同意,又不敢放肆,所以我很苦恼!您能让我抱一下吗?我想试 试!」 「儿子!谢谢你还会尊重我,你想抱就抱吧!」 「谢谢妈!我现在过来抱您了!」 「哎呀!儿子不行呀!我下面没穿内裤,等等!」 「妈!您就这样给我抱抱嘛,我想接触一下女人那个地方,好吗?」 母亲考虑了一会,放弃想拿起内裤的动作,答应了! 我马上飘过去一拥,可是我却抱不到,而且没有任何的感觉,和刚才与林嫂 拥抱的时候,感觉完全不一样! 「儿子!你能抱到我吗?」 「妈!我抱不到呀!您有感觉吗?」 「没有!我只是感到寒冷!」 「妈!我到下面问问前辈,看他们有什么法子?我明晚再来,我走了!」 「儿子!你慢走别慌张呀!」 我走了后,母亲从梦中醒了,她很怀疑刚才梦到的一切,是真?是假?


色色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