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激情  »  背德之门的开启

背德之门的开启

残忍冷酷的邪笑在卡思特的嘴角边稍现即逝,他提醒自己不要心急、要慢慢享受。
  到了他这般的年龄阅览、有了他这样的财富名望,几乎世上所有纸醉金迷的享受都玩腻了,投怀送抱的女人更是招之即来呼之即去,让他只感到索然无味。
  苏小琳,这个有着四分之一白俄血统、融合着东西方美女优点的时尚女记者对他来说是难得一见的猎物。他要慢慢享受这个外秀内惠的极品尤物,按照自己的设计方向把她一步步调教成不但肉体、就连心灵也从属于他的性奴。而这个漫长的过程,对他来说本身就是一种美妙的享受。
  比起很多荒淫无度、情妇如云的富豪,在国际时尚界身为泰山北斗的内衣教父卡思特身边的女人并不算多。他对女人像喝酒一样重质不重量,喜欢像慢慢品尝名酒那样品尝回味无穷的女人。比如他私人模特团里的女模特,都是他精心挑选、亲自调教的收藏品。对于卡思特来说,庸脂俗粉的女人根本提不起他的兴趣。
  有胸无脑的花瓶、太容易得手的贱货、随随便便就可以和男人上床的烂比、为了一点好处就张开大腿的婊子之类的女人,就是长得再风骚入骨也引不起卡思特的兴趣。他喜欢的是既漂亮又聪明,才貌双全而且有点个性的美丽女子。
  除了这标准,卡思特在周游各国选择猎物时还有个特殊的癖好——已婚的娇妻、他人的恋人、孀居的寡妇等等。简单一句话,他喜欢玩弄其他男人的女人,特别是有相当的贞操观、除了自己老公或男友以外守身如玉的女人。
  把别人的女人玩到手,慢慢地引诱调教,让美丽聪惠又有贞操观的女人堕落成身心都隶属于自己的女奴隶,这是卡思特百玩不厌的游戏。
  而此刻,身穿他亲手设计的紧身皮革内衣“黑色虐爱”、刚在他直捣子宫的右手中指挑逗下经历了今晚第一次高潮的苏小琳,正是合乎他最佳标准的猎物!
  其实,卡思特此次来X市主要是带着他的私人模特团巡回表演,并非专门猎艳。在“女神时尚”杂志社与他联络工作时,他最初看中的是文静内向的编辑部主管白素洁,对杂志社总经理张月仙这个亚洲时尚界女强人也食指大动。但在见到苏小琳后,他立刻决定把目标集中在这个难得一见的猎物上!
  卡思特派人迅速地调查过这个“女神时尚”杂志社王牌专栏记者的一切。他知道这位才貌双全的女孩今年刚好二十五岁,有着傲人的天赐美貌却十分自爱。新婚两年的她虽是混血儿而且曾留学并工作在西方社会,但保持着现今很多东方女性都严重缺乏的贞操观,没有和老公以外的男人发生过任何越轨行为。
  就像现在,虽然卡思特以高超的爱抚技巧令苏小琳忘却抵抗,还未正式性交就使她在前戏中达到高潮跌入情欲陷阱中,但经验丰富的老人看出这女孩只是一时情迷而已。今晚,看来要先开启她心中紧闭的背德之门。
  轻轻抚弄着苏小琳既带着少女青涩又有成熟女性韵味的美妙女体,卡思特将直插入她子宫口的右手中指徐徐缩回。他的动作灵巧而老练,没造成半点伤害。苏小琳只感到自己在经历了一次高潮后的阴道仍酥麻无比,里面的粘膜痉挛着流出一股股爱液,下身的地毯上更是早已湿成一片,她在刚才竟然不自觉地潮喷了!
  新婚的时尚女记者心中又羞又悔,有些忿怒却又有些惊讶——自己竟在采访对象面前潮喷!对方还是加上今晚只见过两次面的外国老人!而且这老人只用爱抚前戏就令自己达到和老公激情做爱时才能达到的高潮!
  她不明白自己的身体怎么这么敏感,是这老人的技巧高超、还是自己本性就隐藏着淫乱嗜虐的一面?否则自己为什么会鬼使神差地穿上这件紧身皮革内衣“黑色虐爱”并陶醉在黑色情调中,为什么会不由自主地被这老人爱抚至高潮?
  此刻,当卡思特的右手中指完全撤退出她的秘穴时,她已是浑身香汗淋漓地瘫软在地毯上,修长的手臂和美腿都无力地左右摊开,整个人呈“大”字型仰卧着几乎连站起来的气力都快没了。她知道这是性高潮过后的短暂休克感,可是以往只有在老公像发情的公牛般狠劲干她后才能使她产生这种感觉。而卡思特这个已年近七十却异常强健的老人,还没正式干她就已让她有些招架不住。
  (不对,一个年近七十的老人,再怎么锻炼养生也难以有这样强壮的体魄和旺盛的精力,难道这意大利老色鬼吃过什么怪药?看他这么高超熟练的性技巧,恐怕有不少女人被他玩得堕进地狱也不自知,真是个可怕的恶魔啊!
  身体虽疲倦无力,苏小琳的头脑却冷静地思维起来。只可惜她现在全身仍滚烫得厉害,体内被挑起的雄雄欲火在经历了一次高潮后非但无法熄灭,反而渴望起更强烈的快感。美人妻女记者想压抑住高涨的情炎,但与老公因工作分居后饥渴了大半年的肉体却背叛了她,就像饥饿的人突然得到了点食物后变得更饿那般。
  偏偏这个时候,她身旁的卡思特用温柔慈祥的声音发出恶魔诱惑:“小琳,让我这么称呼你。我的技巧令你满意吗?我是绅士,不勉强任何女性与我做爱。说实话,我第一眼看见你就很欣赏你,和你灵肉合一将带给我更多的创作灵感,我也会满足你寂寞的肉体。当然如果你不愿意,可以自由地离开这里。”
  卡思特的嘴里用带着浓厚意大利口音的英语说着冠冕堂皇的柔情话语,一双手却毫不留情地分工揉搓着苏小琳全身最敏感的上身乳首和下身阴核,还将他下身那根战矛般坚挺粗长的巨大阳具昂然挺立在苏小琳的眼前。
  苏小琳头一次在近距离看清这老人异常粗长的巨根,这也是她头一次见到老公以外男人的生殖器。虽不是思想保守的女性,但身为人妻的爱情誓言和贞操本能使她立刻想背过脸去。然而,这根比她强壮的老公已很粗大的肉棒还要粗长两倍有余的巨根散发出的强烈雄性臭味,却像致命媚药般吸引着她体内的雌性本能。而那赤黑狰狞的龟头和满是雄精的阴囊,更是让她感到既恐惧又渴望。
  带着恐惧而又渴望的复杂心情,苏小琳那双继承于白俄祖母的娇媚碧眼像着魔般被眼前异常粗长的雄性象征牢牢吸引住,竟一时忘我地伸出白嫩的小手好奇地触摸了一下。当她纤细的手指刚轻轻点到巨根顶端的狰狞龟头,就感到一股触电般的热流直接由这根青筋凸起的男性器官传入自己的女体深处。
  赤黑的巨大龟头凶猛地上下颤动,吊在根部的两颗大阴囊也左右晃动着,整根黑中带红的粗长阳具像是在侵略性十足地炫耀着过去辉煌的战绩。苏小琳猜想内衣教父卡思特一定用它征服过数不清的各国佳丽,而今自己眼下就面临着要被它侵犯的危机。她想到自己记者和人妻的身份,打算强忍被这老人刻意挑起的情欲之火赶快离开此地,可是身体却和理性背道而驰。
  此刻,苏小琳她突然想起自己的丈夫。她老公王小强是个环球自由摄影记者,祖辈移居海外的美国籍华侨,比她大十岁的大帅哥。两人在国外工作时认识,一见钟情后结婚。婚前王小强非常风流,和许多女人都有一夜之情,可说是典型的大众情人。婚后他自律了许多,不过一个风流惯了的男人出门在外打拼难免有需要解决欲求的时候。在这一点上苏小琳很谅解,因为他们彼此心中都只深爱对方。
  两人因工作分居大半年的时间内,王小强偶尔会在其他女人身上满足肉体需求,但依恋的女人却只有苏小琳一人。苏小琳同样依恋老公王小强,可是她想都没想过从其他男人身上满足性饥渴。对于她这份执着的贞洁,王小强非常感激和信任。
  不过,在最近一次电话联络时,让苏小琳独守空房大半年的王小强曾经带着歉意半开玩笑道:“老婆,我可不是保守自私的大男人主义者,要是你寂寞难耐,可以去找个炮友解决一下生理需求,只要别玩出火就无所谓。这样我在外面忍不住一夜风流时,良心也会好过点哦?哈哈哈哈!别怒别怒,和你开玩笑的!”
  苏小琳对这个玩笑并不当真,大多数男人都无法容忍妻子或恋人与其他男子上床,就算王小强这样在美国土生土长的香蕉人(外黄内白,指样子是东方人,但接收的是西方文化)思想再开放也没到老婆和别人上床都无所谓的程度。
  然而眼下,苏小琳却在无法忍受的欲火焚烤下不由自主地想起老公的这个玩笑,带着点自欺欺人地将这当成免罪符。反正,自己的这位风流老公在婚前婚后都与不少女人有过一夜之情,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偶尔放松一次?
  如同能看穿人心的魔鬼,已暗中调查清楚苏小琳一切的卡思特柔声诱惑道:“小琳,你在担心你丈夫会责怪你吗?据我所知,他在圈内可是位出名的风流大帅哥,也许他现在正抱着其他女人呢。男女平等都有享受性爱的权利,你又何必与自己过不去呢?来,宝贝,握住它,我将用它进入你美妙的身体。”
  卡思特催眠般的柔声诱惑下,肉体寂寞已久而且此刻欲火焚身的新妻女记者在犹疑了一阵后,终于伸出一双纤纤玉手握住了这老人胯下异常粗长的阳具,并按照结婚后老公王小强所教的技巧上下来回抚摸搓弄起来。
  说实话,苏小琳的技巧并不高明。她只有老公王小强这一个男人,性经验丰富的王小强教过她一些床笫招式,但两人因工作繁忙在一起的时间有限,没有常常实践的机会。所以苏小琳虽懂得点男女间的欢好之术,运用起来却十分生疏。
  不过卡思特这色中老魔的心中反而欣喜,因为这证明了苏小琳确实没和丈夫以外的男人有过肉体接触,是个守身如玉的女子。而他,则将一步步地使这个本来除了老公以外连其他男人的肉棒都没见过的女孩堕落成身心都属于他的极品性奴。
  “慢一点,左手再往上去一点,握住龟头后食指和大拇指结成环轻轻套弄。右手把住阴囊,慢慢用力托住睾丸揉搓。好,就是这样子。还有嘴,嘴也不要闲着。含住龟头,先用嘴唇吸一下、再灵活地用舌头舔。呵呵,不用害羞,女孩的嘴要是运用的好会比下面的小穴更令男人逍魂。对了,就是这样,宝贝你做的很好。”
  在卡思特的详尽指导下,苏小琳先是用白嫩的双手爱抚着他的巨根、然后含羞地闭上眼睛用娇嫩的红唇和小巧的香舌做起口交。她的动作很稚嫩,但已渐渐忘我地投入其中,不知不觉中把卡思特错当成了自己的老公。
  “好了,现在我们换个姿势,让我也疼爱一下你。”
  卡思特决定再挑逗一下苏小琳,他扶起苏小琳的身体倒转着形成“69”姿势,他躺在下方,而苏小琳则面孔向着他的脚趴在上面。
  这个姿势让二人彼此的性器都在对方面前一览无遗。卡思特一边催促着苏小琳继续用双手和口唇伺候他的凶恶巨根,一边灵巧地用手指扒开苏小琳腿根间如花瓣般鲜嫩的阴唇,向不断流出蜜汁的阴户吹了口气,然后周到地用双手十指把玩起她的雪臀、股沟、会阴部、甚至连菊花肛门也不放过。苏小琳美妙的胴体不断乱颤,电麻般的感觉让她全身酥软,原本就已高涨到极点的欲火更是要冲破极限!
  玩了一阵抬起身子,将不断娇喘颤抖的苏小琳搂在怀中,卡思特把他粘满黏稠密汁的手指轻轻塞进新婚女记者的小嘴里,笑问道:“小琳,我的宝贝,已无法忍受了吧?但我不想背上强奸的罪名,要不要做下去,你自己说吧。”
  说着,卡思特面对面对将怀中的娇娃抱在他的膝盖上,扶住她只手可握的小蛮腰,将胯下朝天怒起的粗长肉棒对准位置,缓缓地用龟头顶住小穴的阴唇。苏小琳身不由己地跟随着他的动作扭动着腰肢和美臀,却仍强忍着不发一言。
  折腾了美人妻女记者那么久的卡思特就是要让她自己提出性交的请求,哪里会轻易放过她?这渔尽环球美色的色中魔王一点不心急地把玩怀中猎物,把巨大的龟头慢慢顶开苏小琳秘所的阴唇,缓慢而有规则地摩擦起阴道口,却就是不侵入。
  明知道对方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但全身已被欲火烧得要炸裂般的苏小琳神智恍惚地用双臂紧抱住卡思特的后颈,脑中一片滚烫空白地轻声哀求:“请插、插进来吧!把你的那个……插进来……快一点……我……我想要和你做!”

  (天啊!我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我竟会求自己的采访对象——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外国老头和自己做爱!这个意大利老色鬼太可恶了,把别人挑逗得欲火焚身竟然还要别人主动开口求他插入,真是个以玩弄女人身心为乐的恶魔!
  在卡思特欲擒故纵的挑逗下神智恍惚地说出请求插入的哀求后,已被情欲支配的苏小琳仍感到极度的羞耻感,悔恨得咬破了下唇。疼痛让她的头脑恢复了一些冷静,她真恨不得狠恨刮这老色鬼几个耳光,然后不顾一切地离开这里!
  但,全身强烈欲火的灼烧使她意识到自己今晚已经跌进了一个情欲陷阱,寂寞了大半年的饥渴肉体再加上卡思特显然有所预谋的引诱,现在的她就是有心想逃也“体”不从心。她眼下的肉体已被挑逗得无法自制,根本无从抗拒失身的危机。
  精明老练的卡思特从苏小琳流露出悔恨和羞忿的眼神中发现了她这一刻微妙的心理变化。他心中感叹,眼下像苏小琳这般年轻貌美却又守身如玉的女子实在很少见,而这女孩的精神意志之强韧皆非寻常的女子可比。感叹的同时,卡思特内心的征服欲望也被更强烈地激起,他决心一定要将苏小琳的身心彻底征服。
  像他这样有钱有势有名望的男人,要得到一个女人的肉体轻而易举,不过那种无聊的游戏已引不起他的兴趣。他要怀中这个才貌双全、冰雪聪明又洁身自爱的新婚女记者从肉体到心灵都自发地向他臣服,成为他最忠实的性奴宝贝!
  卡思特猎色从来不屑用暴力强奸、威逼胁迫、下药迷奸等手段,他觉得这样玩女人味同嚼蜡。此刻,他没有得寸进尺地羞辱苏小琳,而是像听到福音般笑道:“是吗,亲爱的小琳,我的宝贝,你真的愿意和我做爱?太好了,你真是上帝派来安慰我这老人的天使。像你这般的可人儿,真不该独守空房忍受寂寞。”
  巧妙的柔情话语再一次动摇了苏小琳的心理防线。她并不轻信这色中老魔的话,但对方始终保持着绅士风度和温柔话语,再加上她闺房寂寞确是事实,使她实在有些恨不起来。她又想起虽深爱自己却仍偶尔在外打野食的老公王小强,心中的怨气一下转到了此时不知是不是正抱着外国女人一夜风流的老公身上。
  (为什么我不能放松一次呢?一次,就一次……
  无法再忍受的欲火加速了心理防线的崩溃,苏小琳低声向卡思特轻诉:“快、快做吧……不过,只有今晚一次……还有,我、我不想被别人看着……”
  听见新婚女记者的轻诉,卡思特微笑着耸了耸肩膀,向屋内的女模特们打了个手势。原本期待今晚也能得到他宠爱的女模特们略带失望却十分顺从地退下,纷纷悄然离开房间。等屋内只剩下他们二人时,卡思特低声向怀中已插翅难飞的猎物笑道:“现在只剩我们两人了,小琳,不用害羞,尽情地解放自己的欲望吧。”
  说着,维持着对面坐位(男女面对面,女人坐在男人大腿或膝盖上性交的体位)的姿势,卡思特将他已顶开苏小琳的下身阴唇、正摩擦着阴道口的巨大龟头缓慢地向深处入侵。狰狞赤黑的龟头徐徐地嵌入张开粉红阴唇的秘贝内,这龟头比鹅蛋还大,已很湿润的小穴只吞下一半就有点吃不下了。
  暂时忘记了记者和人妻的身份、陶醉在意乱情迷中的苏小琳在雌性本能的驱使下扭动起腰肢和雪臀,不自觉地配合起卡思特的侵略动作。即将第一次与老公以外的男人做爱的她心中既羞涩又好奇——被这么粗长的肉棒插入会插穿自己吗?
  不知不觉间,苏小琳心中那道一直紧闭的背德之门慢慢地开启了。此时的她,还没意识到这次半逼半就的出轨将一发不可收拾地使她堕进情欲地狱的深渊。
  男女互动下,巨大的龟头总算全部埋入小穴。苏小琳感到下体要被撕裂了一般,她忍不住张开娇唇小口呻吟起来。而装扮成怜香惜玉的老绅士的卡思特,则忍住想狠狠地一下贯穿怀中尤物的兽性冲动,一双大手抓住苏小琳的小蛮腰轻轻向上抬起把龟头徐徐退出小穴,然后再慢慢放下女体使龟头再次侵入。反复十来下后,苏小琳的粉嫩小穴已张开大口流淌出更多更稠的蜜汁,等待更深更猛的侵犯。
  见时机成熟,卡思特开始一边抓住苏小琳的细腰向下按,一边抬起他坐在屋内地毯上的臀部向上挺。他那根不知是吃了什么药才这般粗长的肉棒一寸寸地顶入新婚女记者的体内,巨大的龟头像勇猛的开路先锋般掘开小穴内的阴道壁,穷凶极恶地一直顶到最深处的子宫口,仍意犹未尽地试图继续深入!
  “啊!不、不要再进来……已、已经插到子宫了……停、停……求求你……”
  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和极大恐惧同时从子宫深处传递到苏小琳的大脑,她被深深插入的巨根撑开到极限的小穴内如洪水泛滥般喷泄出一股阴精!才刚被插入,她已达到了今晚第二次性高潮!而此时,卡思特的巨根还有一小半露在外面。
  东方女性的阴道和小穴一般来说比西方女性要小巧一些,苏小琳是有四分之一白俄血统的混血儿,小穴的“容积”比普通东方女子稍大一点,但仍不足以吃下那么异常粗长的阳具。更何况,只有新婚两年性经验、其中大半年还独守空房的苏小琳除了老公外从未和其他男人做爱,小穴仍紧得好像处子之身那样。
  女性的阴道在性兴奋时由于子宫的收缩,深度会有所增加,要是再经过良好锻炼,就是比自己阴道长大得多的大肉棒也能吃下。苏小琳的小穴是天生名器,不但鲜嫩无比而且吸力和收缩力都是绝品,只是使用得少缺乏锻炼。她老公王小强的肉棒在东方男人中是罕见的粗大,每次性交时都能直捣花心,已让她有些吃不消。而卡思特的巨根,则比她老公粗长两倍有余!
  卡思特早在之前用右手中指深入挑逗苏小琳的子宫口时就已探明她的小穴是天生名器,此刻一插入便感受到无比享受。在龟头被她第二次高潮所喷发的阴精浇淋后,他竟然差一点也忍不住射精。色中老魔决定在今晚先开发一下苏小琳的小穴,反正她心中的背德之门已经开启,今后可以逐步逐步地全面调教她。


色色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