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激情  »  破处行前会

破处行前会

美君简单的洗完了澡。
  赤裸着身体站在镜子前面,整理一下思绪。
  美君欣赏着自己完美的比例的身材,虽然没有过性经验的她,也不自禁的对自己肉体的魅力赶到异样的兴奋。
  想着想着,突然想到了好朋友佳祺似乎被威胁着,自己实在有必要把杨董调查清楚,如有必要的话,该要利用自己的力量将好友救出来才对。
  假如那个杨董只是单纯的要服务商界友人的话,那自己拿了庞大的酬劳也不吃亏,若是杨董心怀不轨的话,和好友佳祺两人也互有照应,届时也可以找到反制他的方法。
  想到这里,美君赤裸着上身对着镜子,看着自己性感的身材,配上坚毅又带点害羞的表情,拿起行动电话,拨打了一个佳祺给她的号码,一下着电话那头接起来是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于是美君深呼吸一口气,压着快跳出来的心跳,缓缓的说:「请问是杨老板吗?你好。
  我是佳祺的朋友,刚刚餐厅那边有照面过的…对对…就是我。
  那个…我想请问你们游艇派对还有缺人吗?我…我想上去帮忙…请问…哪时候出发?」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男女沉重的呼吸声,一个中年男子低沉的对着美君说:「你先等…等一下…电话不要挂…我快要完事了…喔…喔…干死你…射了…爽…爽死我了…」
  听到电话那头的男子正是杨董,想不到杨董正好在和女人做爱!听电话那头熟悉的叫声,应该是佳祺,正在被杨董事长肏着呢。
  没有性经验的美君霎时一阵脸红,刚平静下来的情绪也波动起来,不知不觉,听着电话那头杨董沉重的呼吸声伴随着射精前的狂吼,全身赤裸美君全身一阵,一只手拿手机,另外一只手却悄悄的往自己的下身伸去,抠弄着早已经潺潺流水的小肉穴。
  隔了好几秒钟,伴随着杨董的一声狂吼,总算沉静下来。
  电话那头传来低沉的声音:「呼…射了好多呀今天,真舒服。
  还是年轻的肉体好。
  喂…哈啰…让你久等了,黑黑,刚刚真不好意思。
  你叫美君吧!你朋友佳祺人还在我这里,刚刚去洗澡了。
  我今天在停车场看过你,你很不错…你说你想上船,是吗?」
  美君咽了咽口水,吞吞吐吐的说:「是…是的。请问杨老板还需要人吗?」
  「当然呀…尤其是缺像你这样的年轻美人儿。」
  电话那头传过来猥琐的声,阵阵勾着美君心神:「不过…不过我今天只看到你的脸蛋,不知道你的身材怎么样呢。
  这样我不知道要不要录用你,我们想要的是像你同学佳祺一样丰满的女生比较适合呢!因为我的客户不喜欢瘦巴巴的没三两肉的女人。「美君试探的问:「我…我想我的身材应该还算可以啦…不知道杨董事长想要怎样…怎样才能…才能证明,你才够满意呢!」
  「你现在在哪里呀?在做什么?」
  杨老板不直接回答美君的问题。
  「我刚刚洗完澡…正在吹头发准备睡觉了…杨董您问这个…」
  「有穿衣服吗?」
  杨董打断美君的话直接不客气的问。
  美君霎时红了脸,低头看了看镜子中还赤裸着的身子,久久才吞吞吐吐的说:「没…还没…我围毛巾而已…」
  其实美君连毛巾也没有围,但要在外人面前承认自己现在正裸体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那方便,你现在把毛巾拿掉,用手机拍你的裸体,立刻传送过来,让我看看,让我看过之后,就告诉你集合的时间地点吧!快点!」
  杨董不客气的说。
  「这个…杨老板这…这不太好吧…」
  美君迟疑了一下。
  「那就随便你啦,等等你朋友佳祺就要洗完澡了,我还得送她回家。
  你不愿意的话我带她上船就好,人选我另外找过啰。
  你考虑清楚吧!就这样啰。「说完杨董就把电话切断了。
  美君愣愣的对着镜子,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前思后想,越想越是害羞。
  脑海里面不知道为什么老是浮现在停车场里看到佳祺被杨董奋力的奸淫的画面,不自禁的唇干舌燥。
  最后,美君在思绪混乱中,缓缓的举起了手机,对自己的姣好赤裸的身材和羞红的脸蛋拍了一张照片,按了几个号码之后,像是下定决心了一般咬了咬嘴唇,按了发送的按钮。
  不一会儿,突然手机传来了杨董的简训简单的写着:「收到了!」
  美君看到讯息后,确定自己的青春肉体已经被第一次见面不到几分钟的陌生中年人看光了之后,一种羞耻又兴奋的感觉爆发开来,美君再也忍不住了,躺在床上用力的用手搓弄着自己丰美的双峰和下体,寂静的夜晚,一个美丽的年轻女子正发出诱人的喘息。
  美君睡了不知道多久,床旁边的闹钟将她吵醒了。
  美君看了看时钟,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看了看全身没穿衣服,昨天晚上竟然就自慰了之后就睡着了,想想不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匆匆换了衣服,简单的梳洗一番就出门去了。
  今天美君碰巧没有工作,可以休息一整天。
  但不知道怎地,总是觉得心神不宁,脑海中一直出现着昨天晚上停车场内的场景。
  而昨夜睡着的时候,感觉一连做了好几个异样的梦,梦中那个在车子后面被杨董压住狂抽差的人,竟然就是自己,一想到这个,美君就奋力的摇摇头,彷彿要把这个荒缪的想法从脑袋里面赶走。
  为了冲淡脑袋里这股怪异的感觉,美君换了衣服,打算去街上走走。
  漫无目的的散步走在街道上,一个人享受着这悠闲的早晨。
  正当美君还沉醉在这美好的时光的时候,传来「轰啷」一声雷轰,炎热夏天,闷热的气候,瞬间下起来倾盆的雷阵雨。
  这场雨下的又大又急,彷彿老天忘记关掉水龙头一样,路上的行人,包括美君,都没料到这场突如急来的大雨,慌慌张张的四处奔走躲雨,而美君也和众人一样狼狈的冲到对街一处最近的骑楼下躲雨。
  早上换上的洁白的紧身棉T 和短短的牛仔热裤和帆布鞋全都浸湿了。
  骑楼下挤了数十个躲雨的人,但是若干男性却忍不住频频的偷看着眼前的美君。
  火热热的身材,姣好的面容,修长的双腿,加上被雨打湿的白色棉T 里面,透出了黑色的内衣痕迹。
  美君今天穿的内衣是黑色绕颈式的内衣,在湿透的衣服里面隐隐约约的透出来,更显的若隐若现的诱人气味,美君也发现的自己失态的样子,只能绯红着脸,双手抱胸,假装看着街上的雨景。
  这时候,有辆BMW 的黑头车,缓缓的停在美君的面前。
  黑色的隔热纸让人看不出来到底车内的是谁。
  这时候车窗缓缓的摇了下来,突然美君看到车内的人,浑身震动了一下,显得很诧异,不自禁的喊了出来:「是你…杨董!」
  来的人正是杨董,只见他笑了笑说:「小美人,都淋湿了呀!快上车吧!我带你去避避雨的好地方。」
  美君迟疑了一下,正在考虑要不要上这个陌生人的车子,杨董似乎看穿了美君的犹豫,笑笑的把手机举起来给美君看了一眼说:「怕什么呀?你忘记了昨天给我看过这个了吗?你现在还怕什么啊?」
  美君吓了一跳,没想到杨董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把自己昨天传给杨董的裸照SHOW出来,虽然只是一下,但是美君还是急忙的拉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座。
  「杨老板,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你该不会是跟踪我吧!」
  美君看着杨董疑惑的说。
  「对呀,我刚刚送你同学佳祺去学校之后,就绕到你家楼下等你了,跟着你走了好几条街,正好遇到这场雨。」
  杨董直言不讳的说。
  「你…你说…你刚送佳祺去学校,那她…那她昨天都在你那里过夜吗?」
  美君惊讶的问。
  「当然呀!这时候了我也不怕你知道。
  我昨天又和你同学做爱做到天亮,到现在我还觉得浑身筋疲力尽呢!至于佳祺她呀,哈哈哈,刚刚连路都走不直呢!真是一个骚货,你和他同学这么久应该都不知道吧,她外表看起来清纯,但是骚起来真的是吓死人。「「这…这样呀。」
  美君听着杨董这样形容自己的好朋友,有点不知道该做什么回应:「那…那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呀?」
  「喔!带你去一个好地方,可以让你把衣服弄干净,顺便享受一下!」
  杨董笑嘻嘻的说。
  只见车子开到了一处知名的汽车旅馆的停车场中。
  原来杨董说的地方就是MOTEL.还没有过任何性经验的美君,自然不可能来过这种地方,只觉得里面的设备和一般的旅馆大不相同,五星豪华等级的房间,不但有丛林样式的大按摩浴缸、蒸气室、KTV 、电影、五光十射的灯光、各式各样的视听设备,当然,还有不少美君叫不出来的情趣用品、八爪椅等等。
  杨董当然大手笔,所订下的房间正好是该旅馆最高级的套房,可说是应有尽有。
  「小美人,你快点去浴室,把湿的衣服换下来,再好好的洗个澡,等等我请人把你的衣服拿去烘干,等等就可以穿了。我先订个餐点,等等可以再房间一起用餐。」
  美君听了,也觉得全身黏搭搭的很不舒服,于是就近到浴室里面,躺在大大的按摩浴缸,享受着水疗SPA ,躺在温暖的池子里享受着。
  而杨董也要美君把全身上下所有的衣物都拿出浴室来,说是要替美君烘干,美君不疑有他,就把衣服都交出去了。
  过了一阵子,美君享受玩了MOTEL 的按摩浴缸,还做了一下蒸气浴,全身通体舒坦,于是只穿了一件旅馆内的浴袍,绑了绑衣带,就走出浴室去。
  这时候只见客厅早摆满了一桌的食物,还有甜点,杨董看到刚出浴的美人,头发还低着水贴着脸颊,红扑扑的脸蛋和只穿浴巾的姣好身材,不由得看的痴了。
  美君看到杨董这样子看着自己,有点不好意思,轻轻的咳了两声。
  杨董回过神来,改忙招呼美君做下来用餐,自己则是跑进去了浴室里面洗澡去了。
  美君开心的吃着餐点,看着电视上面的电影,享受着这愉快的午后时光。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肩膀上搭上了一双粗操的大手。
  美君回头一看,只见杨董只在下半身围了一件白色的浴巾,手拿着一台单眼的数位相机。
  「杨董…你…你拿相机要干嘛?」
  「小美女。我想替你拍着照好吗?我是学过摄影的唷!这台相机要好几万块唷!你想不想要趁年轻的时候留点美好的纪录呀!」
  「可是…可是我…可是我现在没有穿衣服呀,只有这个浴袍而已。」
  「哈哈,美君,你也不是小孩子了。你总该知道女生最漂亮的妆扮就是一丝不挂吗?你没有穿衣服这不是更好吗?其实我现在还觉得你穿太多了呢!等等还是要你脱光光的!现在先来照几张好吗?留个纪念吧!」
  说完杨董就把美君拉到床上、浴室里以及房间内各处,然后要美君摆出各式各样诱惑的姿势和表情,这杨董还真是有两把刷子,只觉得他对于女体要如何展现出性感诱人的姿势和表情非常的专业,拍出来的效果,放在手提电脑里面展示出来连一向以健康清新形象的美君看到了,也对于自己能够有这样女人的一面感到讶异!拍到后来,美君觉得自己体内隐隐有股热潮涌出来,觉得下体有股酥麻的感觉,连全身皮肤都变的越来越敏感,偶尔杨董碰到自己的手或者腿部肌肤的部份,都会令自己一阵心脏跳动,情欲绵绵,而且随着拍摄的过程,美君也越来越纯干舌燥。
  当然这一切都逃不出杨董的眼中,杨董心中暗自高兴,自己在饮食里面下了很大的分量的春药,再美君体内一点一滴的浮现了。
  最后,来到了八爪椅旁边,杨董吩咐美君躺上去,美君正准备照办。
  杨董这时候却突然对美君说「先等一等!」
  美君疑惑的说:「怎么了吗?」
  杨董振重的对美君说:「躺上去之前,你先把浴巾脱下来。我要你赤裸的躺上去。」
  美君吃了一惊,支支呜呜的说:「这个…好像…好像不太好吧…」
  杨董扶住美君的双肩说:「这没什么不好的呀!女人总是要趁年经留住最美好的一面。不然以后老了没人看的时候就来不及了。更何况,你的身体我早就看过了,还记得你传给我的简讯吗?」
  杨董一边说一边轻轻的,一只手把美君的浴袍腰带蝴蝶结拉掉,一只手缓缓的把美君浴袍从肩膀上推落,眼见就快要脱掉了美君的浴袍,突然美君恢复理智,奋力的把浴袍拉上,跑到窗边,背对着杨董喘着气。
  杨董不给美君喘息机会,轻轻的从背后贴上去,一只手摸着美君的肩膀,一只手抚摸着美君的臀部,在她的耳边说:「没关系的,来吧,照片我不会流出去的。更何况,难道你不想,不想保留你还是处女的最后一刻美丽的身影吗?」
  美君这时候药效也差不多发挥了,喘着气说:「什么处女…的最后一刻…」
  杨董接着说:「就是等等我就要帮你破处了,当然要在那之前,保留住你还是处女前的最后的美丽模样呀!不然等我帮你开苞之后,就来不及了。快吧!把浴巾脱了!」
  杨董有点等不及了,用点力道就要强脱美君的浴袍,美君拼着最后的理智抵抗着。
  「别抵抗了!你的处女是我的。你还在反抗什么?难道是男朋友的关系吗?」
  美君努力的抵抗着自己沉沦,娇声的说:「我…我不行给你,我…我还有男朋友的…我男朋友也还没碰过我…我不能给你…」
  杨董用力的把美君翻过来正面对着自己,动手扯下了自己的围巾,露出了直挺挺的大肉棒,用力的拉着美君的手,去套弄着自己早就胀饱的肉棒说:「你看看,我的肉棒早就为你准备好了,你有没有感受到他是多么想要搓破你的处女?
  你看我早就在等你了,你还管你男友干麻?你快点把浴巾脱光了吧!我就要肏你了。「美君这时候手无意识的套弄着杨董的肉棒,双眼茫然,嘴唇紧咬,似乎在犹豫着什么,这时候杨董知道美君在最后的关头,就差一点就要得手了,于是轻轻的咬了美君的耳垂说:「我要你,现在马上给我!」
  美君这时候阿的一声喘出声音,用一种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那你…那你要温柔一点好不好,我怕痛!」
  说着就把浴袍缓缓的脱了下来,垂在地上,把自己一丝不挂的曈体展现在杨董面前,杨董只见美君低垂着头,挺着酥胸,双手背负在身后,知道美君已经做了决定了,于是得意的拿出相机,快速记录了下来美君「处女前的最后一刻」。
  杨董拍完了几张美君的照片后,在床上铺上了纯白色的大毛巾,然后要美君躺在白毛巾上面。
  杨董轻轻的爬在美君的身上,正准备破处前的前戏。
  杨董知道眼前的美君是未经人事的处女,和对待佳祺的粗暴手法是完全不同,杨董知道要让眼前的少女第一次尝到甜头,之后才能完完全全的享受性爱,于是杨董先深情的抚摸了美君全身上下,从锁骨,到酥胸,再滑落到肚子、蜜穴,大腿内侧等等,慢慢的观察美君的表情,当手轻掠过地时候,每当美君轻哼一声,微妙的表情变化,就代表了这地方是美君的敏感地带,杨董于是默默的记下了美君身上每一处的敏感地带,并且重复的攻击这些地方,没多久,美君就被杨董爱抚的交喘连连,很快的,美君就感受到自己的蜜穴也缓缓的湿润了起来,这种沙场老手的爱抚和男友不解风情的爱抚感觉简直天差地远,很快的,美君连最后一刻理性都失去了,已经完完全全放开身心,打算把自己的第一次完整的性爱献给眼前这个见过两次面、认识还不到一天的中年男子。
  杨董很快的,就和美君接吻了。
  这次毫无阻碍,两人很快的舌头交缠,互换口水,杨董深深的把舌头伸了进去美君的嘴里,美君只看了杨董一眼,就轻启齿关,让杨董的舌头伸到了自己的口腔内,还顺服的和杨董交缠。
  杨董心中暗暗喝采,意外的觉得眼前的少女非常的理解风情,假以时日的训练,恐怕可以超越女友佳祺。
  杨董打算试探美君的程度,轻轻的在美君耳朵边说:「有没有帮男朋友吹喇叭过?」
  美君红着脸说:「有…有吧…」
  杨董站起来,让美君跪在床上,一只硕大的姬芭正对着美君的脸孔,杨董摸了摸美君的短发,说:「帮我吹喇叭,让我看看你男友有没有教会你。」
  美君胀红着脸,轻轻的伸出手,摸了摸那根胀大的肉棒,还抚摸了一下那两粒硕大的卵蛋,彷彿还在犹豫着。
  杨董不耐烦的说:「怎么还不吃?等什么呢?不是叫你含了吗?」
  美君支呜的说:「不是啦,这个…好大…太大了,我怕会吃不下。」
  杨董笑了笑说:「原来是这样。恩,是不是比你男朋友大很多呀!没关系。
  你慢慢张开嘴吧,让我来帮你。「于是美君闭上眼睛,缓缓的张大了嘴,杨董抓住了美君的脑袋,用力的插了进去,美君痛苦的皱上眉头,幽怨的抬头看着杨董,但是杨董不理会,仍然用力的抽送着美君的嘴,还一边指导美君:「我在抽送的时候你的舌头也不要闲着,用力的舔弄我的龟头,对…很好,就是这样,还要吸气,喔,好爽,你学的很快,喔,小心了,我要开始抽送了!」
  说完杨董突然奋力的抓住美军的脑袋,快速的前后抽送了起来!美君这时候也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任由杨董奋力的在口中驰骋,过了好几分钟后,这时候美君突然觉得杨董的肉棒在口中又胀大了好几寸,一跳一跳的很兴奋,美君疑惑的张开眼,这时候看到杨董的脸现出狰狞表情,口中一喘一喘的吼着:「好爽,真爽呀!美君你的嘴好舒服,不输给你的好同学…我差不多也要射第一次精了!」
  美君这时候听到杨董要泄精了,突然觉得一股不安,双手轻轻的推着杨董的大腿,要让杨董退出来,但是杨董紧紧抓住自己的脑袋,不肯松手,这时候杨董问美君:「是不是没有吃过男生的精液?」
  美君无辜的点点头,求饶的看着杨董。
  不料杨董更加兴奋的说:「那我就要当作你的第一个人!喔喔喔…受不暸了…我射了…射了好多呀…你通通给我吞下去…」
  杨董用力的抓住美君的头,让憋了一个早上的浓精射进去了美君的嘴中。
  杨董射出来的量又多又浓,美君皱着眉头,一滴不剩的全吃了进去。
  过了良久,确定美君没有漏出一滴精液之后才放开。
  两人一同倒卧在床上喘着气。
  「好吃吗?小美女?」
  杨董抚摸着美君的酥胸,一边得意的问。
  「好腥臭唷!我…我…我竟然吃了你的精液…怎么办…」
  美君惊魂未定又羞耻的说。
  「没关系,等等让我回气之后,就要破你的身了,你就要从处女毕业,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了!高不高兴呀!」
  美君听到了杨董这样说,突然觉得非常的羞耻,突然觉得后悔,正想要推开杨董,告诉他自己不想做了,只是回过头看到杨董灼热的眼光,就开不暸口,杨董这时候又吻了上来,美君又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张开嘴让杨董的舌头探了近来。
  过了一阵的爱抚,这时候杨董把美君双脚大字型的拉开,用带来的童军绳把美君的双腿分开绑在床柱上,然后把美君的双手用手铐反铐在身后,这时候的美君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杨董看看时机差不多也成熟了,于是在美君的耳边说:「来了!我现在就要破你的处了!」
  美君别过头去,闭上了眼睛,这时候杨董找到了口,缓缓的用肉棒挺入了未经人事蜜穴中!这时候顶到了一片薄薄的膜,杨董深吸一口气,奋力的挺入!只听到美君大声的娇喊:「痛…痛…好痛…杨董…停下来…我好痛呀…我被你插坏掉了啦…呜呜呜」美君哭喊着,破身的痛苦席卷了美君全身。
  这时候杨董破了美君的身体后,知道接下来是关键时刻,要让美君能够体会性爱的快乐,于是杨董放慢了抽送的速度,让美君可以渐渐的适应这样的速度,果然,配合着杨董高明的性爱技巧,破处的疼痛很快的就被席卷而来的快感占领,不久,美君的哭喊变成了三分痛,七分透着愉快,很快的,当杨董发现美君渐渐的适应了抽送的速度,于是杨董就尝试着更大的力道,更快的速度,更深的进入到了美君的深处,一值顶到了子宫口!只听到美君这时候更加的受不暸,药效加上杨董的肉棒,冲送着美君的喉咙也喊出了人生第一次的叫床:「好…好深呀…我…杨董…你的…你的肉棒…顶到我的很里面…我里面被你…塞满满了…我会被你顶坏…你在插我…我被插的很深…喔喔…」
  杨董一边抽送着,还不忘一边告诉美君:「现在起,你要喊我老公,要老公插你,知道吗?」
  「喔…喔…我…我有男友…你还这样插我…我的处女被你…被你插坏了…老公…好老公…你插死我了…我…我快要…我快要死了…不要…不要…阿阿阿…」
  突然美君全身震动,下体不断的收缩,美君突然全身像触电一样跳动起来,再杨董的肉棒之下达到了第一次的高潮!这时候杨董趁胜追击,加快了抽送的速度,美君高潮一波还没停,就被杨董再带上了另一波高潮,就在这时候,杨董觉得下身传来一阵酸麻,于是对美君说:「注意了!我要射精了!我是射精在你里面的第一个男人!」
  美君这时候已经没有力气抗议了,大吼一声,被杨董浓浓的精液荡到又达到另外一次高潮中了!杨董紧紧的在美君体内射完了精液,并且不急着拔出来,让自己的肉棒留在美君的下体中,抱着美君一起喘气。
  事后,两人一起泡在浴缸里面享受鸳鸯浴。
  这时候被破身后的美君,羞耻的根本不敢看着夺走贞操的杨董,只是低着头,杨董确得意的从美君身后抱着俏佳人不断的爱抚。
  美君这时候心中五味杂陈,二十三年的处女之身今天就被这个认识不满两天的人给破了,还被内射进去,美君心中空荡荡的,似乎身体被征服之后,连心灵也不知哪里去了。
  杨董问美君说:「喜不喜欢当女人的感觉呢?今天的照片还有那条沾有你处女血的毛巾你可以带回去做纪念唷!和我做爱爽不爽?」
  美君只是轻声的说:「还好啦,但是好痛。」
  「我和你男朋友比,谁的阴茎大?」
  杨董继续追问。
  「你的……」
  美君不得不承认的说。
  「今天我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男人对吗?」
  杨董愉快的问。
  「嗯……」
  这时候杨董悄悄的对着美君的耳朵边说:「等这次游艇PARTY 结束之后,我们找个机会在你男朋友面前做爱好不好?让我干你一次给他看,好吗?」
  美君吃了一惊,连忙挣扎说:「不行!这不……呜……」
  不等美君开口拒绝,杨董的嘴唇在次的吻上了美君,直挺挺的肉棒又对准了美君的肉穴,不久,浴缸里面又传来美君娇俏的叫床声……


色色王国